h8

对话

一个人就是可以思绪连篇。

刚才吃饭的时候,顺着旅行游玩的话题,想到某位同学还说要找我出去camping。也不知道camping会是个什么样子。是不是会等到晚上走一天山路走累了,把自己扔到个山坡上,然后两个人在帐篷旁边对着天上的星星扯淡呢?两个没女人的人,西窗剪烛巴山夜雨可能有一阵子是奢望不上了。星空坐扯,其实也挺惬意的。

记得高中有一次,也是和这位同学,在学校附近分校前面的的一个小斜坡上,在秋风中扯淡扯到很晚。我记得当时我说了我小时候就希望什么东西都有规律和道理解释,他似乎说他小时候会自己很安静地对着钟表发呆。我说我不喜欢今天北京的建筑,总觉得现代得有些装逼而实际显得傻逼,他说似乎可以理解我这种说法。我们还遇到了教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大昭爷爷,蹬个车子笑嘻嘻地和我们扯了两句然后进了分校,顿时就觉得仿佛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奇人辈出的传说年代,不像现在的人那么轻浮骚气的年代。

自己历史上印象比较深的谈话,还有初中的时候和M同学在一起聊竞赛,一起鄙视那些牛逼哄哄自视甚高的其他竞赛生。就好像在这么个奇怪的充满着精神病人的世界,有时呆久了还以为自己是疯子,忽然发现有个和自己一样清醒,抑或一样疯的人,还是蛮开心的。

再有就是晚上被晓磊叫出去到西门鸡翅,然后开始扯淡说你我他又都怎么失恋了怎么堕落了,怎么觉得周围的人都浑浑噩噩却不知道在死命追什么云云。

印象还比较深的是初中回家从南湖穿过的路上总会和一个音乐班的挺腼腆的男生一起走,然后一起说了很多话。这可能是我最有神秘色彩的一段友情。两个人的生活基本上都没有交集,但也因此可以无话不说。当年南湖的夕阳很漂亮,那时候的公园马路还没有像今天设上花草和街灯,只被绿树簇拥着直至西南,晚霞看起来很原始而奔放。然后我们两个人就都推着自行车慢慢向西走回家,说一些天南海北没有逻辑的随性的话题。

长大之后,各人都带着各人的得意和失意,那种朴素的,没有自得也没有怨恨的无所谓的交心对话,恐怕是再难有了吧。现实里一件一件的事情也接二连三,折腾都折腾不过来。或许是我们都有些太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