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梦

实习有个中国学生和我在一个办公室。他来自温州。我中午经常一起和他出去吃饭聊天。有时聊天说到国内的房价,他就会半开玩笑半带点自豪地说“都是我们那儿的人搞的”。就凭这个“都是”,就知道此人说的话大概只能信一半。

美国人可能是蛮喜欢聊天的,动不动就每个人弄点吃喝凑在一起扯淡。有时在我看来,多半只是打发自己懒散的时间吧,美其名曰“social”。聊天的话题也一半中性而浅显,这样别人参与起来也比较轻松,对话更容易亲切友好。

下里巴人的聊天话题其实恐怕不多,所以常常一个话题会被反复地拿出来咀嚼。举个例子,大家会讨论,如果生计不愁,你可以自己挑选任何职业,你想做什么?这个话题我已经至少被别人问过三遍了,以至于已然基本锻炼出了标准答案。第一次我被问到的时候我还很诚实地回答说我挺喜欢玩计算机的,可能还是会当个Computer Scientist。这样回答是很失误的,一、会让人觉得你很没趣;二、会马上让聊天变得很没趣。人们问这样问题的时候都是多少带着一点猎奇,希望你能说点你儿时的傻逼梦想之类的。所以第二次,我就学聪明了:我说,如果吃穿不愁,我想去玩音乐。这个就比较能敞开话题,人家多半会接着问:哦?你还懂点音乐?会什么乐器吗?我就可以继续吹牛皮了:那是!在你面前这个人曾经还是清华民乐队的呢……

然而吹牛皮有一个神奇的效果,就是你总那么吹,吹成聊天话题的标准答案之后,有时就真觉得自己不想再玩计算机,应该去玩音乐了。不仅仅因为毕竟我还比身边的大多数人多懂那么一点点音乐,也因吹牛皮时吹大了一个纯粹美好的梦想,仿佛生活真的可以那样梦幻似的,然后就有时忘记了无聊与荒谬永远是真实而有意义生活的不二主题,忘记了无论什么生活都需要一个人要活得像一个队伍。

回到那个和我一起吃饭的温州兄弟。不久前我也把这个聊天话题甩给了他。一开始他没听清问题,以为是我在问什么工作可以吃穿用不愁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他说这可以当公务员。然后我又问了一遍,但他可能还是没有理解我的意思,说要当企业家。我说你吃穿用都不愁了还是想当企业家。他说,按照温州人的精神,即使有钱了,还是会这么想:你有钱了,你有比尔盖茨有钱吗?是世界上最有钱的吗?敢情好像温州人都是任我行岳不群,心中都有个霸王梦,非要天下第一千秋万载一统江湖。我后来又解释了解释我的问题,说你不用为了生计而工作。他说那可能会考虑当教授,追求精神世界的创新、高度和不朽。敢情不当财霸要当个学霸,也要天下第一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然后他问我“你呢?”我给他亮出本人早就成熟了的标准答案。他才恍然大悟般说:对,财富自由了应该去搞艺术……

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人会像“温州人”一样有个霸王梦。人有时也是矛盾的。不知道什么样的文化影响下,心里似乎总有个声音在说:要牛逼,要当一个牛逼的人。但有时,尤其是累了的时候,又会有个声音说:其实足够过一个体面的生活就够了。中国人总喜欢讨论winner, loser,觉得winner wins all。

不知道西方人会怎么想。有时看美国的报纸杂志上到处在宣传decent,就连擦屁股都需要一个体面的工具,让我觉得我这种视清理马桶为乐事的真是无颜活在这个世上了。在美国这么一个成熟的社会,我倒真没怎么觉得winner wins all。霸王式的个人英雄主义似乎没有什么用武之地,各方面制度都很成熟,对社会有影响的成就几乎一定是一群人共同努力的结果,而不是英雄的个人表演。当然这里也有不怎么靠谱的个人崇拜,但是更多是商业和娱乐的符号化需要,而不见得此人本身的能力和影响真的就有多么异常出众;被符号化的人物有时还真不一定是在一线创造财富的人,比如我觉得那个乔布斯就很值得怀疑。

这种对霸王梦的怀疑有时让我很彷徨,让我越发地觉得这世界无聊而荒谬。咱还是老老实实活得队伍一点,先为了自个儿的财富自由努力奋斗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