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与制度

我不知道能不能这样猜测:在中国,几乎没有所谓成功者在自己的人生轨迹上没有任何诚信问题。我手里没有数据,但是假若诚信有它的超然地位,并且假若世间有那么一个绝对公正的大法官,让一切有诚信污点的人都全入地狱,很多表面光鲜的我的同龄人恐怕都要接受审判。

然而,他们并没有在他们人生轨迹上不诚信的当初受到审判。当初竞赛漏题的时候并没有人调查,当初作业迟交的时候并没有人调查,当初考试抄袭的时候并没有人调查,当初旷课假签的时候并没有人调查……如今,他们去了投行,去了名校,去了大公司,挣的钱比你多了,社会地位比你高了,日子过得比你好了。这个时候,某人翻出以前的旧账说:你们都不诚信过,你们的成就因此都是纸做的。

你们都不诚信过。这恐怕没错。

你们的成就因此就都是纸做的,这太绝对了。他们确实都有诚信的污点,但他们也多少有些混世界的能力。他们之所以成功,多半不仅因为自己善于坑蒙拐骗,也在于自己有一双勤劳肯干的双手,在于自己在乎自己的焦虑的心情。他们没有站在道德制高点;他们可能做不到。但他们至少曾经战胜了懒惰和焦虑。我承认他们是道德不纯洁的混蛋;但我不承认他们一无是处。

调查不诚信当然是好的。然而迟到的调查总让人觉得有些无所谓。他们已经在当时将时间和机会夺去,用着不全然诚信的手段,而这些机会已然不会再回来。追究诚信不是为了惩罚,是为了类似的事情不再发生。

然而这就足够了吗?不。一个经常旷课假签的人却能在期末取得好成绩在毕业申请到好学校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课程内容的空洞和陈腐。一个缺乏内容与思想的社会,一个上帝已死的社会,让诚信这样的美德丧失了它应有的价值。美德之所以是美德不仅仅因为它是传统,而应该因为他确实能使一个人在各方面更优秀。美德应该是一个博弈论的结果,而不应该仅仅是说教。

对个人诚信问题的追讨不如建设一个更加完善的制度。即便喜欢打假,也多抓一些现行吧。杀人二十年后再揪出来偿命未必就给这个社会带来更多的公正,未必给无辜而善良的人就带来了更多的保护。死去的人终究已经死去,一个善良而宽容的冤魂恐怕不在乎这些迟到的因果。即便追究了一个唐骏,我们离诚信仍然很远。但愿明天会更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