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爱国?

这个是木子在twitter上问的一个问题

我不知道她问这个问题是什么心情什么语境下的。我们都被教导过要爱国的,而人心是不常生怀疑的。怀疑大概总有怀疑的动机和理由。我们不知道也就不瞎猜了。有时人可能只是想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而不见得真的想让你来倾听什么,即便你准备好了做一个倾听者。他们有时不过是自己肚子里的苦水憋不住了,从某个缝隙处崩出来了一点,喷了路人一脸。当你好心或者好奇地过去问,你这一肚子都是什么,用不用我帮你放一放的时候,他们已经释放了些许压力,又回到了自己的限度承受范围之内;你无谓的触碰只会增加额外的压力,让他们刚刚舒服了一点的肚子又开始感到膨胀。我于是学会了有时也要冷漠一点。人都大了,有的事情毕竟还是留给自己去面对吧。

回到正题,为什么要爱国呢?

首先是感性上。

感性我恐怕只能说我自己。我想我是爱国的。我倒是并没有因为外国人看我的眼神不对而爱国;我在国内看外国人的眼神可能也多少有些怪异吧。但是我怀念南湖公园夕阳和一品粥的豆腐。那些熟悉而独特的意象流淌在你的血液里,就像《李献计历险记》里的人民公园。中国不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但是她是你的初恋,你的第一次给了她,她从此这一辈子都终究注定和别人不一样,你不可能忘记。

顺便,对大多数人,我不觉得忠诚是一个很重大的问题。如果对国家没有过什么誓言,没什么忠诚不忠诚的。

其次是理性上。

一个极善的人应该是博爱的。他应该爱世界上的一切事物,一切国家。然而,爱不是我们天生就会的;我们只有通过切身地爱我们身边的人和事物才能够学会如何去爱,学会很多关于爱的细节。就像你不切身和一个人谈恋爱你很难了解异性一样;我并不是说不可能,我只是说很难。同样地,如果你不曾爱过你自己的国家,你可能也很难了解韩国、日本、以色列、印度、美国、德国、英国……这些国家的国民都有着其独特的民族自豪感和以及爱国的表达方式。并且这些情感在国际关系中也多少起着些许微妙的作用;人不尽是理性的动物。如果你不曾体验过爱国,你怎能在有生之年理解这世界上千奇百怪的各种爱国,又怎能把这五花八门的爱国热情有效地转化成解决世界性难题的力量?的确,爱国是感性而带有盲目色彩的,以爱国为口号的行动不经考究常常是不理智的;但是深沉的爱国也许是我们通向真正的深沉的爱世界的必经之路。

最后,爱也是危险的;并不是一切爱的名义做的事情都是最好的。爱国无罪;“爱国行动”未必无罪。爱是一种感情,是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可缺少的甚至是唯一的动力,但她并不保证正确性;能够保证正确性的是冰冷的理性。爱给理性一个方向,理性给爱一个方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