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The Book of Eli

今天放假,去club游了半个小时的泳,回来之后看了这部电影。就像豆瓣上说的,这是一个宗教片。

中国人普遍对宗教都有抵触情绪。我高中的时候读佛经,爹妈就还特意给我上课,说信佛的都是人生不如意的。他们可能生怕我真去剃度了。我和我的印度室友说我高中还读过点佛经玩,但是我不信佛,只是出于哲学兴趣,阿三兄还称赞了几下。当然,其实无论我的爹妈,还是这位阿三,这种对宗教的抵触或者亲近,恐怕都是生长文化环境中与生俱来的成见,而都不是推敲过怀疑过的坚定的信仰。

确实,很多人投向宗教是因为人生的不如意,是一种精神避难,虽然也没有错,但是毕竟是消极的,避世的,不解决实际问题的,甚至胡说八道的。然而宗教之所以是宗教而不是心灵鸡汤,是因为他并不那么简单。我们的初高中政治书上只写了一部分,大多是宗教的坏话。

在我看来,宗教属于信仰,是因为宗教关心这样一些问题:

  1. 因果:你是否相信如果你多做一点好事,这个世界就能变得更好一点?
  2. 爱:你是否会义无反顾地对这个世界好,即使这个世界其实很糟很糟?
  3. 超越:你是否相信这个世界上一些东西的存在比你自己生命的存在更美好更重要?

对应地,就是这样一些情绪或者观点:

  1. 我在这个世界微不足道,我终究无法改变这个世界,所以我应该尽我有生之年尽情享乐。
  2. 这个世界很糟糕,无可救药,极端不公。我很善良,付出很多,可回报极少,劳动成果都被恶人窃取了。我再也不会认真生活了。
  3. 对我而言,我的存在是我的世界的一切,因此我的存在是任何事情的前提,我的生命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

其实这些对应的负面观点恐怕道理上都对,都很难反驳,甚至和现实都更加吻合。但是我们生活要美好需要些希望,需要我们相信一些东西。尤其是末世,像The Book of Eli。像今天的中国?佛教里说佛陀死后就都是末世了。

看这样的电影,我觉得其实圣经只是一个符号,基督教也只是一个符号,它代表着那些我们所相信的高于我们的东西,代表着因果、爱和超越。不需要因为他在宣扬一种宗教意义上的崇尚就给人冠上主流价值、洗脑等等的符号。盲目地信仰确实是愚蠢而危险的。但是我觉得,导致盲目信仰的,是一个个独立个人的价值判断与理性批判能力的缺失,而并不是对宗教信仰的宣传。是的,信仰是一种热情,他在说,有的时候你做一些事情,不需要知道为什么,不需要知道那么清楚。就像电影里卡耐基说的,那本书是一件武器,拥有统治世界的力量。我们也确实是有过宗教极权的历史的。但是那是因为我们独立价值判断和理性批判能力的缺失,而并不是因为宗教所宣扬的东西是全部错误的。有时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们相信。我知道我自己多做一点好事,这个世界就能真的变好一点吗?不知道,但是我相信是这样的。我知道这个世界很糟糕很糟糕,但是我为什么还要义无反顾地对这个世界好?因为我爱这个世界,并且我相信这爱对我自己很重要。等等等等……这是盲目的吗?也许是的,但是这种相信也是积极的。它帮助我们战胜我们自己的阴暗;而阻挡我们前进的往往是我们自己的阴暗。

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宗教,支撑自己战胜自己阴暗面的坚定而光明的信仰。

然而现实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虽然中国人流行的实用主义挺恐怖的,但是美国人印度人欧洲人的精神世界也未必就有多么高尚而正确。坚定的信仰其实来自不断的批判和怀疑,而这需要长期的痛苦思考;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这份痛苦的,这份思考的结果也往往是很脆弱而通常容易被残酷的现实打破的。达赖同学说人类文明现在一个很大的问题来自人心中的恶,而不在于科技水平和财富积累总量,我想我是赞同的;达赖同学因此就说西藏不需要国家驻军,可以和边界搞一个和平区,我觉得是扯淡的——国际上连基本的民主共识都没有,大家都是弱肉强食尔虞我诈,这样的情况下拿那么大一片经常出事的国家领土来作您的人性试验区太冒险了,其用心受到怀疑无可厚非。你们支持达赖不是么,上书议院把圣迭戈的军港撤掉吧,也学达赖搞个与墨西哥边境的和平区如何?善不仅是个简单朴素的念想,而是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问题——一个世界上任何宗教都没有给出有效一揽子方案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