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莫500天》

一周前在去西雅图的飞机上看的电影。由于是飞机,而我的iPad又音量不是很大,所以其实很多台词可能没听很清楚;不过可能都听清楚了也不会很感动吧。就像电影里自己定位的那样,这不是一个爱情电影。电影之后就让我想到了maoz说的那句:爱情不是个什么东西。

maoz大概说的是对的,《莎莫》里说的也可能是对的。但是,我又想到Yale的Open Course里面第一堂课教授讲的:我们为什么要听古典音乐?古典音乐有时很严肃而并不总是那么愉悦人,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听?因为我们相信世界上有些东西是高于我们自己的,而这种东西或者说这种严肃的信仰,叫上帝也好或者不叫也好,在古典音乐里面最容易找到。

Tom为什么受伤呢?是因为信仰爱情是错的吗?我觉得不是。而是因为他对爱情的信仰太脆弱了,太不坚强了,太温室了,太容易受伤了,太不坚定了。当然这其实很可以理解;每个人都有稚嫩的时候吧。就像村上春树在《海边的卡夫卡》里问道是不是成长都需要损毁;就像V折磨Evey之后解释说成长没有其他更有效的办法。丑陋人性的改造工程在效率和痛苦之间不可回避的tradeoff?

如何才是坚强的爱情呢?我爱你,与你无关。这样的爱,虽然弱小而绝望,却异常的坚定而坚强,成为了生命的支撑。我当然不希望这样的悲剧发生;单向的爱是苦而通常无望的。如果真单向了,不如换个对象……然而,我觉得,既然爱并且相信爱,就要做好单向的心理准备,就要拿出即便与你无关我也义无反顾的精神。因为我们相信世界上有些东西是高于我们自己的;在爱的时候,自己即便不是毫不重要的,也一定不是最重要的。爱或许总是起源于美好的感受,但爱不因为感受而延续;爱是信仰。

我又想到李震的话,你可以说你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爱,但是世间还是有那么多的男男女女,他们也有自己的爱情。你不能说他们的爱情就不是爱情,也不能说他们的爱情就不伟大。不,我不否认他们的也是爱情,我不否认他们的爱情也同样伟大。我只是说,这样的爱情是会受伤的。受伤之后的人有时会怀疑爱情,不再相信爱情,而去信奉别的东西。这不是我喜欢看到的样子。这使得社会上的爱不再温馨,缺乏稳定感,成为各种各样的交易。我觉得恋爱不应该是挑房子挑车子。我们需要财富,需要惊艳的美丽,销魂的快感,渊博的学识,光辉的理性,但我们也同样需要人与人真诚的感情,那种生活艰难险阻中的不离不弃的朋友和人生伴侣。没有温情的人生幸福,至少对我来说,是不完整的。而要得到温情,首先需要相信,很坚定地相信,温情的存在与伟大。请对自己诚实:您渴望爱情吗?如果您说您本就不在乎,像莎莫,那么这些话不是说给您的,您的幸福或许并不会因为您不相信爱情而缺席;如果您在乎,像我一样,那么,也许一个更加坚强的对爱情的信仰能帮助您少经历一些不必要的痛苦。

爱情是个个人的事情,至少是两个个人或者几个个人之间的事情。爱情可能永远不可能被指导,不可能说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尽管没有什么事情是纯粹个人的──一切个人的事情都对周围的人有影响而不是纯粹个人的──个人的就个人的好了;咱其实也无意影响谁的爱情。爱情的路说到底还是要自己走的。朋友失恋了,除了唏嘘嗟叹一下,说两句阳光的好话,还能说什么做什么呢……总不能指着人家的鼻子数落人家:你爱情的信仰太他妈不坚定了!知道么,真正的爱情,是你爱他,但是与你爱的人无关!你终究是不能这么做的。你弥补不了人家爱情的悲伤,好歹给点友情安慰安慰吧。

总之,《500天》是一个让我挺无语的电影,一部不是拍给现在的我看的电影。当然,看到女主角那么可爱的样子,我也觉得这个女孩很美好;只是我很清楚,这个和爱情,和Tom所信奉的那种缺少了就不会幸福的东西,没什么必然而直接的关系。

3 thoughts on “《莎莫500天》”

  1. 主要是吧,这个是两个人的,你们有共同的信仰,这很难,很难了解彼此,好不容易了解了,人还是会变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