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未知的必然、必要和必需》

link

一个真正喜欢钻牛角尖的人并不是没有剩余的脑力去想到自己并不是全知的。相反,他们往往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自己并不是全知的事实,他们比其他直接而盲目接受现状的人更不能安然于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来龙去脉。

对未知的探寻不仅仅来源于对未知的恐惧。它还来源于好奇心。而且还因为未知是不得不面对的,是无法回避的。因为自己永远无法全知就放弃求知,是虚无主义的消极心态,是不可取的心态。

人脑的计算能力是有限的,这没有错。人们在面对几何级数增长的未知时采取的几乎永远是创新的态度:改变审视角度,提高到另一个层次。可能我们没有能力面对一个一般的几何级数增长的问题,但是对于其中一个特殊的特例,是不是可以动态规划而把他降回多项式?对于一个我们不关心每个具体情况的问题,是不是可以利用随机和统计的手段来得到一些统计规律?任何几何级数增长的数字,只要你有一个可以取对数应对的方法,都不是难问题。在P和NP还没有被证明如何不相等的今天,计算数量级不应该是我们心智挑战的边界。

“没想到连这个也竟然需要解释”恰恰常常是科学发展的动力。这不是陷阱,而是因为有些看似形式简单的问题其实很难。有些习以为常已经普遍使用和接受了的东西其实没有坚实的根基。如果没有这种对熟悉的东西讨个说法的态度,可能就没有数学上的集合论,没有物理上的相对论。常识不是无知的避难所。

有些语词上的东西确实可能仅仅是约定俗成,因为他们的意义只是一个形式符号,而不在于一个语义。比如i,比如foo, bar。但是很多问题不是这样的问题。而且即便是这些元素,也不妨碍喜欢钻牛角尖的人们追问这是不是最好的,有没有更好的更合理的解,有没有可能赋予一个合适的语义。这种重新思考都是科学进步的动力。

最后说学习过程和学习效率。文章中说爱钻牛角尖的人都想“马上解决当时不可能解决的问题”;这是何等的误解。真正爱钻牛脚尖的人是会为了一个问题一辈子不放弃的人,在钻的过程中也有具有耐心和心智,也会考虑什么样是最有效率的钻发,钻的时候需要面对的困难,并且承认这些困难,需要时间,需要创新思维。他们只是固执地相信没有什么问题是不值得解决的而已,并且有时狂傲地鄙视那些回避问题厌恶问题的人。

求知的人最大的敌人并不是未知,而是懒惰,是对部分已知的安然。思考固然是痛苦的,被人批判是痛苦的,习以为常的信仰被人刨根问底是痛苦的,这种痛苦有时不能被一下子接受,需要一个时间和过程。但是,不能因此就成为我们回避这些进步所必须经历的痛苦的一种借口。世界可以有未知,但是不能对未知无动于衷。仅仅记录的习惯是不够的。没有探寻未知的冲动和意愿,人学习进步的进程最终都会被自己的舒适的懒惰和懈怠的意志力打败。

最后再送给喜欢钻牛角尖的人:并不是每个人都对未知有这样狂热的兴趣,有的人更愿意接受一份少一些痛苦的生活,可能因为他们在生活的其他方面承受了更多的痛苦。当他们疲惫的时候,请不要蹬鼻子上脸地和他们争辩,给他们一些休息;当他们批判你“钻牛角尖”的态度时,请原谅他们对你的不理解甚至不尊重。人有坚定的信仰才会有格外的宽容。请把你们“钻牛角尖”的性格深深地扎根在你们的心里,作为你们成长与自省的不竭动力;但同时也要带着爱对待身边的人,友善一些,少批判,多建设,或者尽量在背后自己批判,而在正面多提建设性意见。要做人类智慧的先锋,不仅仅需要冲动和热情,也需要战术和方法;不仅仅要很好地面对未知,还要很好地面对你那些没有勇气或者能力或者精力面对未知的广大同胞。求知有时恐怕就是这么孤独,但仍然可以是一种信仰:to know, to be aware。

2 thoughts on “批判《未知的必然、必要和必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