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如果回国

爹妈曾经表示过很强烈的希望我回国的意向。他们可以列举一大堆理由来说在国外不好:文化不符,勿忘家国,百善孝先;当然我也可以列举一大堆理由来说国内不好:学术腐败,房价疯狂,子女成长。但是最关键的因素显然都不是这些,而是感情。其实近些年来,中国人都挺实用主义的,甚至挺无情的,为了钱为了权为了自己的逍遥自在和飞黄腾达可以完全不讲感情——一切感情建立在当下享受和对未来享受的预期上。这不好。因为幸福虽然需要享受甚至有时需要一些奢侈来支撑品质,但是是不能缺少人际关系的和谐和人人之间相互照顾的。幸福感需要安定的物质生活支撑,也需要各种层次的关爱,甚至需要自己的付出和参与与生活感受。当下中国,似乎流行这样的意识形态:什么都可以用钱来买、用权来换、用色来诱,这是对物质贫乏“理想远大”的一穷二白时期错误幸福观念的矫枉过正,是同样错误的。幸福应该是一个饱满的概念,应该在精神上理智通达,物质上富裕自由,意志上坚定,道德上高尚,身体上健康,感情上和谐。只强调物质,离幸福差得太远了。当然这个也和我们“少数人先富起来”的政策给人带来的生活变化和精神压力有关。不过这不是我要的生活;我对此很坚定(至少现在)。不是我对物质要求的少,而是如果一个人像我这样对自己对别人都那么真诚而不给面子,并且对哲学反思和刨根问底都有那么魔鬼般邪恶的癖好,就会很难跟随社会上流行的错误思潮,而更容易对社会上的流行看法说不。说这么多,只是为了向世人,也向自己解释这么一个观点的成因;这个观点是,我会考虑在适当的时候回国,主要因为国内爹妈不想出国,并且他们想我,我也想他们。我如果没有去追求当下潮流所认可的成功,或许不仅仅是我没有那个能力。(我似乎一直很喜欢这种貌似谦虚但实则强硬的说法,很中国风。)

但是回国的路是不好走的;要在国内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不容易。所幸我对物质和权力似乎没有很奢华的要求(不过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一直这样淡定下去),而且也是一个不奢侈清闲享乐不辞辛劳甚至有些拼命而自虐的人,大概找个位子活下去还不会太难。但是我应该做什么呢?做什么能让我个人,我家人,我以后的孩子,我的朋友和我身边或近或远的人幸福最大化呢?这就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了,这涉及到我个人和我家庭组成的特点,以及国内社会环境的特点。我是个做研究的人,将来回国估计铁定还是一个知识分子(当然做知识分子千万别太傻,要时刻不忘警惕政治斗争的可能残酷性……)。所以一切考虑应该都在知识分子,不管是高级还是低级的,范畴里。

知识分子无非几条道路:下海经商,进大学当教授,去公司当研究院,再就是进类似行政的单位给人装装各种机器软件啥的。选择之前,我想立一个观点:中国绝大部分行业不需要世界顶级科研。

中国绝大部分行业不需要世界顶级科研。当然,教授要学术发展需要钱,需要钱就要拉赞助,要和人家危言耸听说我们需要科研,你们应该投资科研。但我们如果诚实一点,实际上中国绝大部分行业都没有那么危值得我们去研。你搞一个国内领先,国家自主知识产权有什么意思?什么意思都没有,你照样落后人家该是多少年就是多少年。为什么?就算你不缺钱,你的知识水平、研究经验、思维能力、人才储备、政治环境、各种软硬件设施、大城市房价都摆在那儿,这些都不是你多快好省拼命熬夜能赶出来的,都是慢工细活小火煨出来的。国外的老教授,天天就带着自己的学生在实验室煨牛肉,比谁煨得更筋道。你没有那个耐心闲心,干嘛和人拼蹲锅?何况,现在学术界的文章很大一部分都是公开的,虽然工业界有些细节你不知道,搞点人,悄悄地慢慢地总能偷来,不是涉及国防的那种说起来人人自危的东西,自个儿有钱的进口一下,没钱的山寨一下,难道不是也挺好?当然,这不是一个合理的对我们有利的布局。人家有技术,卖我们高科技,我们只能贩卖体力,偷学人家,永远是土老板样,这很不好。但是我们追赶要有个科学的追法,是不是?我不是说科研永远不该做,而是现在不适合做。什么时候我们能再去追赶?等我们教育水平上去了,人才储备充足了,政治环境安定公平民主法制了,大学里官僚体系削弱了,大城市房价降下来了,大学里的教职工不用为了明天的生活而殚精竭虑了,有耐心闲心蹲下来带着学生一起小火煨牛肉了,我们中国人世界第二聪明的,又那么勤奋好学肯吃苦,炖牛肉肯定炖得比国外成色要正得多,科研肯定自然而然就上去了。

其实即便是国防,也不过是在国际事务上让中国除了朝鲜伊朗台湾古巴之外多几张牌而已。而在国际事务上,其实主要的几张牌基本一定是经济、金融、资源和环境,而不是高科技军事航天卫星核武导弹;现代社会了,大家也都长大纷纷成家立业了,也不应该不听话不顺气就动不动动拳头上刀子把人家四肢弄折三个的年代了。别光听解放军瞎扯淡危言耸听给自己创造市场;军队不过也是要生存而已,讲出来的几乎一定只是部分的真相——当然美国军方肯定也是这么要钱的,不过美国还有一群反战,中国满眼望去都是红小兵一样喝了鸡血做着强国梦霸权梦的愤青;而在没有真相的后现代,部分的真相就是谎言。

同样的道理,中国不是没有文化,而是没有文化环境(韩寒观点);中国不是没有企业创新,而是没有企业创新环境。

好在中国现在也不急着需要创新,进口、山寨、盗窃一下人家的技术就好了。中国是一个没有版权没有知识产权的国家(我们实验室刚走的伊朗美女语,不过她说的时候还加上了伊朗)。这样的一个国家,显然是环境极度不鼓励创新的。为什么中国不需要着急科研创新?因为中国国内经济发展从来都不是靠着创新,而是靠着开拓市场把蛋糕做大。30年改革开放做了什么,就是把大城市的市场开发了出来,把投资和出口的渠道打开,国家出钱出政策扶植。30年的经济增长,问问自己,需要世界领先的创新技术吗?不需要。你占领市场,从来不是单纯靠的科研,而且一开始基本完全不是靠的科研,靠的是绝对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和资源成本。为什么国外需要科研?因为他们的国内市场已经基本饱和,不用新鲜的像apple, google那样的东西,不用更加自动化的技术降低成本,很难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继续挣钱维持企业生存。人家都在这样科研,而且已经领先,中国又没有科研环境,短期内造不出来,怎么办?两个办法。办法一。你挣了钱不是?把人家的东西买过来,不仅产品买过来,把科研中心也买过来?用什么买?趁着人家做不下去了,用出口挣来的外汇买,再用低价的劳动成本来给人家换血。留学生都不愿意回国做暑期实习,因为回国实习一个月挣的人民币还没有在国外一个月挣的美元多,可见中国科研劳动力多么便宜——实习生的水平,以我的了解,绝对差不到这个数量级。办法二,出口转内销。国内只不过大城市发展的好,广大农村的市场几乎完全没有开发。为什么没有开发?因为农民工手里没多少钱。所以应该政策配合加市场调整实现民富,开发国内没有开发的市场。这个市场如果开发得好,再养活中国经济不说三十年,十年左右我觉得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而开发这个市场根本不用国际一流技术,只要把规模做大,继续降低一些成本,把研发的钱省下来,高薪请回来点国外干过这行的多少懂点的人,跟着人家屁股后面走,哪怕山寨,照样吃香喝辣。甚至直接把人家生产线买来,然后偷工减料中国特色一下,降低成本,虽说可能把人家好多年的老牌子砸掉,质量层次下滑,但是市场扩大了,照样吃香喝辣。联想就是这么干的。眼看汽车行业也要这么干了。以后什么制药啊,制玻璃啊,互联网啊,大概都会这么干。科研环境和国外完全不同,没有市场需求,除了政府要攻关的国家安全项目(可能还是你危言耸听忽悠来的),没人养活你给你发钱,科屁研。

在这样的国家不需要科研的形势下,知识分子怎么办?

我现在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是:在保持和国际顶尖学者保持紧密联系跟踪国际最新科研动态的情况下,回国教书,教一流的书。当然教一流的书不容易,需要你很懂这个东西,但是要很懂,或许(只是或许)不需要什么都切身去做一遍,有的可能就低成本重复一遍就好了。找着菜谱炖牛肉和自己琢磨花样炖牛肉的开销是不一样的。当然有些可能没法低成本重复,但这些或许(只是或许)未必需要一个教书的有实验经历。总之,我觉得,如果我回国,我要教学为重,科研次之。培养下一代,为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五十年之后国内市场饱和了做准备,为我们躲不开的小火慢炖做准备。

然而,这个国内各大院校研究为主教学为辅的主流风气是对着干的,不是一条容易走的道路。大学为什么要研究为主?我觉得只是为了钱。有了研究经费,才能招好学生,才能有好实验室,才能贴出广告说我们某某学科国内领先水平的实验室,高考状元都快来吧!优秀大学毕业生都快来吧!不是国家需要科研,而是大学需要生存。说实话,挺狗屁的。我要是回去,就教本科生,带几个优秀廉价的硕士生只做incremental的研究,立志靠自己在海外积累的关系和自己的教学辅导实力把毕业生送到真正国际顶尖的地方去做研究。幸运的话,把各种政治斗争官僚主义人际关系糊弄好,可能还是能活下来的;但愿不太清贫。如果这样,应该我和老婆一个人在学校搞我们这套理想主义,另一个人去给外企打工做研发挣点钱养活家里。哇塞,我们家庭这就太伟大了!

不过我们这么发展还是最好有些海外关系,所以最好在毕业了在米国先发展一阵,至少把各路人马混熟,再回国搭人才光缆;输送过去几个我们不暂时需要的顶尖人才,如果能培养一大批能留在国内的优秀本科生,或许(只是或许)还是值的。但愿国家政治基本稳定,千万别抽筋发动群众反右。

当然,这只是一个很远很远的计划。变化恐怕总是更快的。一切预测都可能是没用的,甚至回头看看会是愚昧可笑的。等你真tenure了,10年都过去了,那时候中国还是个什么样子,完全没有概念……留下的是思想的光辉和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