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恶意揣测

刚才和晓磊讨论魔兽世界审批问题。总结一下,讨论思路基本如下:

魔兽世界这样一个游戏对青少年是不是有危害的?
有。(上来就把他帖子里的观点批判掉了。)
因此就应该审查封禁吗?
不应该。
为什么?
因为侵害了广大非青少年玩家玩游戏的利益。
有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既保护孩子又能保护其他玩家的利益呢?
有。分级制度。
为什么不能呼吁分级制度呢?
因为有困难,分级制度也会损害国内网游的利益(封禁对手是净胜,推广分级是双输)。而上面和国内商人是勾结的。

所以,说到底,其实是打着正义之争的幌子进行着利益之争。我们是不是就因此可以恶意揣测事情实际是这样发生的呢:国内自己做网游的人窥觎魔兽世界的玩家市场很久了,就想怎么能把他搞掉。自己技术研发游戏设计可能是赶不上暴雪了,怎么办呢?于是想了个办法,我们来给暴雪的游戏定个性,说这个是暴力游戏,容易沉迷,有网瘾,对青少年发展不利吧,正好魔兽世界里面有那么多和中国文化不那么融洽的摇滚元素,的确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区别。于是开始动用老总在上面的朋友。不过暴雪的代理商在上面也有朋友,于是上面开始掐架,审查无限期延迟;现在上面不掐了,审查还延迟着。

但是为什么他们要CCTV作报道呢?为什么要做宣传呢?这说明一个问题,就是上面不是完全不在乎民意和名义正义的,觉得如果做个事情,有下面的支持还是更好一些的。如果说,利益之争我们插不上手(其实还可以用非暴力手段向国内网游玩家抹黑,颠覆国内网游的市场),那么这一点点上面对民意的可能微不足道的可有可无的关心,或许是老百姓手里最后的筹码。老百姓并不是完全没有政治游戏资本的;只要有一点筹码,就要有乐观主义的革命信心,并小心利用,声张正义,呼吁分级制度。当然中国老百姓大多比较懦弱悲观,大都是吃草的羊性的。

虽然这种只是恶意猜测,但是这种利益主打的矛盾分析听起来还是蛮有些可信度的。地方以前不是出过这样的事情:官员的孩子在升学,于是学校扩招,创新竞赛保送,什么都来了,然后老百姓喊不公平,为什么我家孩子就没保送却保送了他们家的废物?但是老百姓的问题在于头脑往往简单,不会想到其实废物是官家的,老百姓只会说保送制度不好,对我们参加不了那些奇异竞赛甚至听都没听说过的孩子不公平;而实际应该质疑的不是竞赛保送的存在而是竞赛参与的机会公平性和考核公正性,但老百姓往往不会追究那么深,媒体缄口,NGO没有,只能散沙一样不得要害的抱怨一下。于是地方第二年再顺应民意把这个保送机制去掉,反正该保送的已经都保送上去了……

魔兽世界的事情也如出一辙,稀里糊涂地就拿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开玩笑去了,不过是更弱势的更不会战斗的一群年轻人,比有孩子会哭会闹会自焚会上吊的中老年家长收拾起来要容易一些。

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再继续恶意揣测呢:是不是还有另一群人,这群人在国内做生意,不做网游,但是可能也和互联网沾边。同样,还有一些外国公司也在国内的这个领域里竞争。这群国内的生意人呢,整天就想着怎么好把这些国外有更高科技实力的竞争者挤掉做掉。你想,咱们本土作战,肯定有点本土优势吧,他们国外的公司文化里肯定有一些西方流行的那种对青少年发展不利的摇滚元素,这些反叛的摇滚元素“上面”也不喜欢,这的确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区别。于是开始动用老总在上面的朋友,官方媒体的宣传批判跟上。然而,这真的是在讨论摇滚与叛逆的对与错吗?不是,摇滚只是个借口而已。什么青少年的健康发展,社会主义新闻观,互联网自由,可能都只不过是一个又一个的漂亮的幌子。我们不妨给这些打架的人起个象征性的名字:国内的就叫百度,国外的就叫谷歌。现在你可以猜测美国政府为什么要宣传互联网自由了;和我们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观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吗?

但是,你们为什么要宣传跟上呢?就像韩寒问的,你们在怕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