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围城》

阿三同学最喜欢讲的的就是民主和非暴力了。中国可能就没有非暴力。人家杀了你全家,还要接着杀你,你却说要宽容他们的罪孽:这事情不仅很难做到也很难让人尊敬吧。这样神奇的宽容可能也就能在印度这样一个神奇的宗教国度普及吧。不过印度也有“狂热”主义分子:那些被杀了全家的人。

哪天应该拷问一下阿三同学,你要是全家被杀了,下一个要杀的是你,非暴力应该怎么面对?绝食?

我们的国家是建立在崇高的理想和几乎不计代价的牺牲之上的。心里多一点点正义就可以疯狂吗?心里多一点点正义并且被杀了全家就可以疯狂吗?

牺牲那么多人就为了保护一个领袖,我们的社会似乎永远建立在英雄体制中。平等,为什么孙文就高人一等呢?高效的hierarchy,狂热的信仰,夜深人静的怀疑,难道不就是极权的种子吗?但说,他们也是自己主动要保护的吧,是他们主动选择了站出来造反的吧;他们选择了孙中山,是不是?那么那些没有选择的人,也是主动没有选择的吗?

光白领和大学生,要推动政治改革是很难的。人太少了,没什么攻击力,而且还没有英雄。没那个料,不要自己造惨案了。

假如非暴力的话,会怎样?应该这样:不是有人觉得国家政治腐败资深专制极权缺乏制衡吗?大家都不去做公务员,都不去国企就好了。可以搞几个著名反动博主联合绝食呼吁一下,如果搞得好,影响力大,可以把凡是为政府卖命的都搞得和城管一样臭。凡是国家重点科研项目,不管你是清华北大还是两院的,不管项目技术含量多高,给的钱多多,不给我民主,不给我直选,不给我独立检查机关,我就不参加。然后整个政治经济瘫痪退步,国力衰退,国际贸易任人宰割……

说实话这个“非暴力”也蛮暴力的……不过中国人可能再臭的名声,只要有钱,能养活家人,也会有人去干。中国是家国本位的,不是信仰本位的。

政治改革的需求来自经济增长,阻力也来自经济增长。就像一个高速快跑的人,体力已经有些不支,步伐有些摇晃了,急需调整纠正姿态,但是还不能大动,更不能停下来──真是高难动作──只能顶着大脑供血不足,在胡思乱想的幻觉中咬着牙往前继续跑;顶风还有时越来越厉害。

人们常常想不明白就会去行动了,甘愿为了热情而回避对自己的审视。革命的是这样,反革命的也是这样;想想都挺扯淡的。

中国可怎么办呢?怎么才能在不牺牲经济增长的情况下,推动政治经济改革,有效实现法制、民主和民富呢?这是一个sysnet问题,很challenging…

One thought on “《十月围城》”

  1. 讨论这样的事情的结果总是这样的:
    这个事情,不知道怎么办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