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人口结构

孙立平说做生意要注意中国的人口结构。中国人口结构不是中产阶级为主的纺锤形,而是上面一小部分体制极权,下面一部分白领中产,然后是广大的农民和农民工。在这么一个社会结构下很多西方奏效的东西在中国就通通不好使了。(详见孙立平的博客社会结构视野中的市场)。

有时我觉得谷歌退走也多少可以拿这个解释吧。广大的中下层市民和农民工没有心思关心民主建设和政治事件,不关心学术研究和开源社区,他们不靠生产知识生活,不关心产权保护。(像我这样准备拿知识当饭吃的才关心知识产权;每次买盗版软件和读盗版书都觉得是在砸自己未来的饭碗……)他们关心什么呢?他们关心孩子,关心火车票,关心医疗保险,关心免费的手机铃声下载,关心门户网站上的边缘低俗内容……

关心低俗内容其实不是什么值得羞耻的,你们中产阶级有你们自己获得低俗快感的高级方式罢了(不妨参见上一篇blog输出价值观);人家可没有。

谷歌是一个把客户定位在坐在电脑前办公人群和大学生的公司,去香港其实挺得其所哉的(不管它留下个什么云彩当理由/借口)。百度、腾讯的定位更倾向于打工仔、打工妹,市场份额自然更大;他们不是一个品牌。谷歌在中国就是一种奢侈品。一般的奢侈品即便不能真的炫耀出品味还能炫耀一下财富;谷歌产品全部低价免费,炫耀财富都不行,顶多炫耀一下自己反政府或者有电子洁癖,为什么要用呢?但你不能因此就把一个奢侈品和大宗商品标上不同的道德标签,这招其实挺损的……当然你可以说中国奢侈品市场不好,政策向大宗商品不公正地倾斜,这个咱可以顶一下。

所以中国那些小中产阶级就恨吧、恨吧……你再恨,赵本山也几乎注定年年会上春晚。说到底,你的眼界也就你自己生活和价值观的那么一亩三分地,离社会现实中的正义过程恐怕远着呢。周立波就不会和8亿农民的口味对着干。喝咖啡的偷偷嘲笑一下吃大蒜的就好了,台面上其实大伙都不妨谦虚点。

这个人口结构好吗?我想问题是很多的。那怎么办呢?看看能不能走民富道路吧?怎么走民富道路呢?这个问题就真的不那么容易……我还是老老实实干活写程序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