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与希望

前几天学校Visit Day,有时间和教授多聊了聊各种各样杂七杂八非学术的事情。

学校里,尤其是计算机系,还是颇有一些学生对反审查很热衷的,尤其对怎么“解放”中国局域网内的网民。他们自己的说法,他们的这种态度是因为一种对人权公约和言论自由发自心底的热爱;尽管我总觉得这种热爱多少也是有点赶时髦。计算机系的学生大多还是热爱得很盲目的,一来不了解现实情况,二来也不了解伦理规则。要求一个理工科的学生要懂点伦理学可能多少还是比较过分吧;但是一个要谈自由和人权的人不懂点伦理学,还是很容易犯错误的。幸运的是,计算机系的教授们大都比较理性,有的教授亲自走过很多国家,对现实情况比较了解,也知道伦理学框架下如何对一个案例进行全面的分析,而且往往都很谦虚,对复杂的问题往往不常发表很断论性的见解。不幸的是,大学生的见解往往来自于西方媒体。这么一个民主国家的媒体还是很有趣的东西。对于美国国内的事务,媒体观点可能还是蛮公正而多元的,受众也知道怎么解释媒体里的各种夸张的语言。然而涉及到对外的问题上,媒体就都一致地倾向国家利益,受众也很愿意接受这种倾向。就像中国媒体上批判下韩国人,中国人有仇的觉得解气,没仇的也凑个热闹,总之是无损的。只有真有韩国人站在你面前了,你才开始想想是不是也应该给他国的国民一点尊敬,才发现你对人家国家,无论是历史还是现状,其实根本不怎么了解。审查的乱套说到底并不是自由不自由的原则问题,实际上,一方面是中国相关法制和执行的极端不完善与不规范,另一方面是美国利用其民用信息社会的高度发达与影响力来借机攻击他国不完善的法律法规。中国一旦法规完善,壁垒消除,就要拼技术和经济了──全是美国的强项。

前一阵他们在邮件列表里讨论代理技术,如何“解放”中国网民。后来我看不下去了,回信说,原则上讲中国政府对外来信息没有什么仇恨,中国称被屏蔽的信息是非法信息。只是这个非法十分模糊而广泛,常常是说你非法,你就非法。最好的“解放”中国网民的办法是:一、帮助中国建设一个健康而有效的法制体系(尽管我不知道他们能怎么帮……中国允许外籍律师作辩护吗?)二、在一的前提下,让你们的那些各大网站配合中国政府把非法信息通过合法的途径屏蔽掉,这样马头墙就再没有任何正当理由对这些网站进行屏蔽了,任何屏蔽都将是非法屏蔽。给中国人大开代理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正当办法。

只是不知道走这样正当的道路要走到何年何月。教授还是很赞同我的说法的,但是恐怕我的一纸宣扬总是抵不过西方媒体的狂轰乱炸的吧。在国际问题上,那些美好的伦理原则往往全都成了工具,片面地强调部分真相很容易对追求高尚而无辜无知的群众产生诱导,而到国际关系上,几乎所有国家秉承的都是利益为上的实用主义。有时我想,如果要在国际上真正实现民主环境,必须要让各个国家的人之间都互相很深入地了解,然后才有可能讨论如果把人们放到无知之幕后面去之后国际关系政策应该如何制定。以现在大部分美国人对美国之外世界的无知,媒体监督必然是一纸空谈──媒体说什么他们都信的,撒个慌太容易了。

我还好奇问了教授说美国的教材是怎么描述社会主义的,会说那是很邪恶的体制吗?教授说不会说邪恶,但是会把它描述成一种你不会想去过的生活,比如会说没有自由,要服从国家分配因此不能做自己喜欢的工作;但他不会说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下不会失业不会没有住房。还是蛮有意思的。有的美国人还觉得西方社会在向社会主义过渡:工人罢工运动、政府宏观调控、最低生活保障……意识形态无论在中国在美国都是一个蛮扯淡的争论了。所有对是非对错的争论总是最终要落实到一个个具体案例的细节上。如果一个制度能有效地让每个人都笑起来,那就是一个好制度,它从前是什么名字,是谁发明的,是什么颜色的都并不重要,它的名字叫共同幸福。

有时觉得华语界有那么一群人对政府是不满的,对体制是失望的,他们好像是如此不满如此失望以致于必须要大声疾呼革命改变。然而,有时见的多了,也会觉得,他们的不满与失望有多少是真诚的而有多少又是装出来的呢?有时如果细心考察他们不满与失望的理由和他们所不满与失望的物事,常常觉得并不那么有道理。他们的不满与失望好像是正义的,然而却细考起来很难说不是别有用心的。揪着二十年前或者四十年前的过去的事情而不强调现今的变化,对于现今也只列述部分的事实而没有全面客观的数据与调查取证支撑,这种怀疑的态度是好的,但是无可救药的结论是不是下得太早了?有些人,说到底,恐怕只是在演一场大戏,演员其实很理性,很清楚自己的投入有几斤几两,有如西方的媒体一样。无论是打着什么旗号,出于什么目的,这么利用年轻大学生的真诚,正义吗?不流氓吗?

这个国家真正的知识分子都在哪儿呢?或许有几个吧,可是总是显得太少了,发出的声音也太小了。声高的几乎都一半是流氓,而中国年轻人和老百姓多么需要善良的人来科普观念啊。

3 thoughts on “政治与希望”

  1. 1.文中“马头墙”是指什么?(2分)
    A.WALL
    B.GFW
    C.WTF
    D.FML

    2.请简述作者在倒数第二段“有时觉得华语界有那么一群人”指的是哪些人?(5分)

    3.最后一段,“这个国家真正的知识分子”指:(3分)
    A.行为艺术家
    B.监狱犯人
    C.大学教授
    D.海外留学生

  2. 另外,中国人大开代理肯定不是解决问题的正当办法,但是是一种方法。什么算是一种方法,应该就是能使事情便好的东西吧……开代理总不是坏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