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同学

在办公室,有一位印度同学坐在我的旁边。两年小硕士,TA,无车,无手机,不过办公室桌上有个座机,不知道是怎么申请到的。生活很朴素,经常在邮件列表里提醒看楼的某个实验室的灯没关掉,环保吧。现在快毕业了,毕业之后回国去google。每天看nytimes,算是紧跟西方媒体吧。老印的英语都是很好的,口音很重。不过无所谓,人家印度英语是英语的一种,中国英语还正在形成。哪天中国人的口音多了,中国人可能也不会那么注重练习口语了,过去直接哈喽三克油谁都听得懂。我觉得照今天这个发展趋势,中国英语的规模形成还是指日可待的;现在有不少中国教授讲座都一堆儿化音一样的发音……

回来说这个老印。和大部分所有人一样,一个人,尤其是一个漂泊在异国他乡的人,都会觉得自己的祖国是最棒的。中国人觉得中国人是最棒的,韩国人觉得韩国人是最棒的,日本人觉得日本人是最棒的,美国人觉得美国人是最棒的,印度人也觉得印度人是最棒的。印度同学很津津乐道印度的多元民主自由和宗教信仰,然后其实很自然的就把中国放到典型反面去了。其实咱中国也是个民主自由和宗教信仰保护写进了宪法的国家,法制和权力制约不成熟罢了。其实吧,我觉得人家英语社会的人对异国文化很难有什么天生的善意与好感,好奇之外肯定最自然的想法还是觉得自己是最好的。有些人心底没想把你当朋友,你弱的时候就瞧不起你,你强的时候就总觉得你邪恶。换作咱们有时也是这样,说说人家的东西,说到头总还是觉得老祖宗的东西最好,别人的东西适应接受不了,恐怕一个道理。所以,人家不喜欢你中国人,其实是蛮自然的事情,不用哼哼唧唧的过去指着人家的鼻子说:你喜欢我一下会死啊!好好给老板干活,多试着和身边的人交交朋友才是正经。

本着国际友好交流的目的,有一天晚上和印度同学聊了聊。其实是这位印度同学写了篇逻辑挺混乱的社科政治文章去参加一个什么征文比赛,然后给我们同办公室的几个中国人还一人发了一篇。我这个人又比较严肃认真,就过去和他讨论了讨论。我说他这个文章,很多观点都没有论证和根据,就是一个观点的大杂烩一样,没有事实,没有史料,没有数据,没有分析过程,社科类的论文这么写是不严谨的。他的回答说,这些观点都是这边媒体天天都在说的,大家都这么觉得吧。我也就无话可说了。只能说西方媒体的信誉真好。

列举下这个老印同学的一些比较有意思的观点,可能也能映射出这边米国的愤青脑袋里装的都是啥。

一、朝鲜要搞核武器,中国在背后暗中支持朝鲜。核武器是坏的,中国因此也是坏的。不知道这个是哪儿得出来的结论。我印象里中国似乎从来没支持过朝鲜或者任何什么国家搞核试验,清华大学里挂出个纪念两弹一星的横幅都有人嗤鼻。人家朝鲜那国力,就算经济支持一下社会主义小弟,而且是邻邦,恐怕也没什么错吧。估计是朝鲜拿着核武器玩钉子户勒索,米国玩得很不高兴,所以还要舆论对中国施压吧。

二、拉马同学是好人,为啥藏区不能像香港澳门一样自治?这个这个,人家现在本来也是号称少数民族自治区的……自治也没有要求撤出军队恢复宗教政体的。人家香港澳门恐怕就是自治了也得多少听中央的。我还给人家小印同学蛮真诚地科普宗教也是社会活动政治活动的一种,再怎么追求民主自由也不应该走恐怖主义路线。也不知道人家听不听得进去……

三、中国搞言论封锁只是为了稳定经济发展速度。三年前这么说可能还说得过去,放到今天还这么说,难免听起来多少像个阴谋。这年头我觉得是中央治不动地方官的时候了,想改但改不动。要是我是中央,如果可能,应该兼顾经济的情况下搞搞人民运动。中央想走要走法制民主路线,极权的地方肯定要慢慢削弱的。言论管制只是一个手段,要说背后的目的,我觉得蛮复杂的,很难说。中央当然关心GDP,但是恐怕也多少惦记着民生;倒是地方很舍不得自己的利益。再加上大多数老百姓对政治不敏感,对政治意识形态很难说有什么诉求。中国当今的言论管制是一个蛮有意思的怪胎,目的和效果常常完全对不上号。民主法制呼声细水长流,流得一群积极分子都快成怨妇了,也不知道过渡时期要过渡到什么时候。

结论是两国愤青水平都有待提高。其实米国愤青和中国的通常一样很傻很天真,爱管闲事也是因为自己对《世界人权宣言》打心底的认同,和60年前的人信共产主义差不多。米国大学里有那么多那么好的讲政治的课程,愤青们应该珍惜资源多去听听。

plus:今天印度同学又有惊人语录,说google的data center地点是秘密的。我听了惊了半天,问为啥秘密啊?他说为了安全。我说一个data center为啥和安全有关,商用的又不是军用的。他说世贸大楼也不是军用的,不照样被打击?google的data center里面装着全世界人民的宝贵数据,当然是恐怖主义的重点打击对象。我说,那data center就算想藏也不好藏啊,那么大一个东西,google map上想看应该都能看到吧,还能建地下去?他不语……后来从外面进来的伊朗小美女说data center location都是公开,你想过去看都可以去看的,里面怎么布线的倒是可能是商业机密。我还现场用google map找了一个data center,现在想想其实当时应该给印度同学点面子,回来自己慢慢核实就好了,这让善良质朴信口胡吹的印度同学多无地自容……好歹也是高等学府硕士毕业的人了,想当然扯淡啵都不带打的,这喜欢自己要去的公司也是喜欢到一定程度了……

3 thoughts on “印度同学”

  1. 前两天和一个米国phd聊天,早期原因是他要练中文(他会说一些,在中国呆过),我找个人说英语。话说到了LA说英语真实困难的事情。但是后来我变成我给他普及chinternet的知识。告诉他youtube和youku,facebook和人人,愤青和90后。上次他问我说你们的愤青关不关心美元汇率的问题,如果美元跳水了,人民币会怎么办。就算你们人民币汇率不跟美元了但是你们外汇贮备那么多,岂不是很受伤?搞得我很无语,我只好说,我们那的愤青不关注这么技术性的问题……他说,哦?这里大家都总讨论这个问题呢……
    言论和民主的进步,唉,我自己都会常常的想,丫天朝到底是在变好还是变坏……

  2. 美元跳了它自己也疼的,丫的美国从日用品到高科技什么都是中国制造代工的。美国在中国不仅有外汇储备,还有一大堆产业;跳水说得轻松,他自己哪有那么多吃苦耐劳的劳动力接盘?如果美元跳水,必然美国内部劳动力需求大增,劳动力价格上涨,日用品成本上涨,日用品价格上涨,原来有没工作的确实是有工作了,可是有工作了却买不起衣服了。这种两边都疼的事情,就为了让对方更多疼一点,美国一般是不会这么做的。他汇率顶多能慢慢的往下走走。中国只要赶紧搞好民富(当然是说得容易……),自己如果有消费了,减弱对出口的依赖,我觉得外汇储备的问题还是好解决的。汇率副作用那么多,专为了打击中国跳水的话还是太自信了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