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居》笔记之一

最近看《蜗居》,目前看了前六集。

其实自己有时挺不喜欢看这种风格的电视剧的,每个人都典型而不完美,常常就有想站出来批判的冲动。以前父母在家里看《人鱼小姐》就是这样,就觉得里面每个人都那么不真实又那么真实,然后就有一种冲动,跳到他们面前去和他们辩驳人生: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不合理的,不讲道理的,不会幸福的。然而作为观众我却没有和他们对话的权力,只能看着他们守着自己固执的性格任由剧情命运的摆布,演绎一个个慢性的悲剧。

然而这却是电视剧不同于电影的地方。电影通过符号让人思考、沉淀,电视剧却通过一种戏剧化的琐碎的马拉松让人疲惫、怀疑。你一次次地想跳出去批判他们,难道不也是因为自己身上其实也若隐若现着相似的弱点?你申请时不是也有像海萍买房子时一样的焦急与浮躁?你和父母矛盾时不是也一样像苏淳一样得过且过?你面对社会的时候难道不也一样像海藻一样迷茫鲁莽忍受不了这个世界的冰冷而淡忘理性?你孤寂的时候难道不也一样像宋思明一样幻想过纯然的女子?你真正想批判的并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是可能每个人其实都有的人性的弱点。电影有时常常告诉你你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崛起;而电视剧却告诉你你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堕落。

有些电视剧里常常没有英雄,有的是人性一面面的写照。是人性,却不可原谅。

人性真的处处是陷阱啊。真能有一个公正正义的制度就能把我们拯救么……人生就在一种不完美和另一种不完美之间摇摆切换,从一种错误走到另一种错误,到处都是幸福与正确之间的交易,一手接受生命的恩赐,一手默认末日的诅咒。很多职业码字的说文学是让人绝望的东西;我说,哲学比文学要绝望得多,绝望得更加深刻,更加无可救药。而无可救药的绝望中那一点点的却不朽的希望,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义无反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