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uilibrium

yumuzi昨天向我推荐这个片子,在youtube上吭哧吭哧断断续续把这个看完了。(youtube上也经常有不少东西的,版权保护有时还是让人感觉很飘渺的。) 我们来和V for Vendetta作比较。这是两个主题不太相同的片子,虽然都是在一个极权政府下,一个是反对有异见者,另一个是极端到反对任何感情,虽然都很符号化也都蛮暴力的,但是V更多地向社会政治体制发问,而E更多都是从个人的角度叙述的。比如V里面很酷的一个场景是把面具发放给每个人,可谓革命进程已经成了人民运动的汪洋大海,而V只需要推动骨牌。最后一张关键的一个自己可能将无法完成,需要另一个来接力完成,最后所有人满血满状态复活(每次看到那组镜头我都想哭),而且还留了一个巨大的问题:其实所有人都是被利用了?是不是革命本身也只是一个血腥的游戏,而人们只是需要一些改变而其实无所谓政治?炸掉一个大楼,给人民一个希望,希望背后又是什么? E则相对要思想简单一些吧,讲述的是个人情感与自由意志的觉醒,以及对理性强权的对抗。符号化也显得没有V那么到位。比如V符号化地体现了血腥暴力后面的温柔与优雅,而E则要冷酷简单得多,直接给了少部分人完全控制自己感情的能力。E更像不是讲极权的,而是反省英雄为了追求进步而进行的盲目的自我情感阉割和对自由选择意志的放弃。放在一个大环境下只是为了实体化理智、情感与自由意志的艰难对抗与自我欺骗,而其实并不是为了探讨政治。比如说,E里的暴力可以说是符号化了的极致理性的暴力吧,而并不像V里是理想主义下的革命与复仇。E里的暴力只给人以方法而并不给人以希望,而V里的暴力却有一个更明确的非技术性的purpose。 另外,拍电影总要实体化形象化一些东西,有时从技术角度看蛮戏剧性的。比如射击屏幕就能让一个系统崩溃,比如所有高科技系统的用户界面都显得极端形象可视友好互动。视觉刺激总是最容易贩卖的。 总之两个电影给我感觉还是差别挺大的。 E告诉我们一个蛮重要的道理:平静不是唯一重要的东西。

2 thoughts on “Equilibrium”

  1. V这部电影据说沃卓斯基兄弟(或者是姐弟了)的本意是为了警告某种宗教性的思潮在西方世界的流行,但是很不巧,很伦敦地铁爆炸案遇到了。恐怖主义,这个词明显的从电影中浮现了出来。V是一个恐怖分子,不是么?但是很难说V要表达信号是什么?我们被感动了,很感动,但是为什么?似乎有些茫然。又一次在电影中国家利用一次战争一次恐慌控制了人民,一个警告?打倒集权?争取自由?又或是革命的力量不会被打败?坏政府不得人心终归不得好死?我觉得这些不过是桥段和符号罢了。
    Evey在他的主持人朋友家中醒来的那一段,似乎是导演在迫不及待的高速观众,这个只要有面具,大家都会戴上的啊!如果让我总结一下V这部电影的话,就是“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然后V这部电影告诉了我们,这句话其实是人类的天性。而至于革命者精神的不灭(就是不会死)更像是一个美好的梦想,一个鼓舞的动力甚至是一个善意的哄骗了。
    http://www.douban.com/review/1278507/

    E这部电影的精华之处在于打斗,尽管从时间上E晚于黑客帝国1,但是我觉得黑客帝国1的打斗风格还没有很成型,或者还没有像2中把那种漫画式的打斗完全发挥出来。而在E和杀死比尔还有黑客帝国之后,这种“浪漫”式的打斗开始风行起来。原来欧美的打斗缺乏美感,然后中式的又太假太假。E中的最后对决boss时两个人拿枪一顿比划的场景真是太帅了!另外一个我很喜欢E的原因在于“人是非理性的”,这个观点要比“人是爱自由的”对我有吸引力的多。因为从本质上说,“人是爱自由的”乃至“人愿意为自由抛弃生命”并不是什么太需要论述的观点。而我总觉得,纯粹靠逻辑支配的人是一种悲哀。情感,非理智的因素固然会给人类带来伤害乃至毁灭,但是这也是人的天性,和理性的光辉同样伟大的天性。E中主角的儿子告诉爸爸你的药撒了,要再取一瓶;儿子告诉爸爸从你第一天起不用药我就知道了;最后当暴乱发生时,儿子露出了一个微笑。理性,乃至于正确的做法(从某种程度上说E中国家的做法是正确的)又如何了,人的情感作为理性的对立面是不会被抹杀的。所以,要试图做一个理智的人,但不要试图做一个理智的人。

  2. 首先,我觉得,一个电影,导演本意是什么并不很重要。

    我看到的V主要的还不是自由,而是民主正义和社会反应,或者是对各种各样不同的人的态度。那个社会最大的特点是当局者的虚伪和对异见者的不宽容。当然说自由也没有错,但是自由的解释实在太多了,说起来太宽泛了些吧。V其实没有给一个什么结论,但是是一个挺真实的符号故事,我比较喜欢这种谦虚而热忱的电影风格吧,能让我对大世界的复杂性看得更清楚些,让人觉得自己并不孤独。从电影看,导演应该是喜欢V的,但导演也并不觉得V做的都是对的。

    E里就不一样一些,导演就没有那么谦虚,明显有一方是全对的。问题在于,E中国家的做法不是正确的,某种程度上都不是。对人性中任何部分的外界无条件剥夺和控制都既是不道德也是不稳定的。逼人忘记自己的弱点并不能让人成为神。我也不觉得人性本身是一个多么光辉伟大的东西,人性是一个复杂的东西,很多还是蛮丑陋的,或者至少是有争议的或者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人性是可爱的,但不见得是伟大的。我们还是该谦虚点。即便所谓的理性也不是一个很光辉伟大的东西,讲道理而已,是认知决策和沟通协商的一种可靠有效形式罢了。人性让我觉得可以说得上是伟大的是对无条件的爱与牺牲的主动选择,如果说理性是神性的,那么爱是超越神性的人性,或者是耶稣才有的神性。

    关于打斗,怎么说呢,我对一边倒的英雄式打斗比较抵触吧,把斗争的过程太简化了以至于只有一个漂亮的结果,总觉得比较苍白。没有人生是完美无缺的,男主角至少应该失去一些东西。不过这个要求也可能太苛刻而极端了。

    再补充说两句自由。有的时候我觉得自由这个词,尤其在中文的语境里,是个很偏颇的概念。或者说,我觉得自由并不是一个不需要解释的元概念。比如说四大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实际是在说,一个好的社会,应该最大地宽容人的言论,应该不使人恐惧,应该给人追求丰富生活的可能性,应该让人可以有自己的信仰而不被干涉。但是实际上,很多事情的追求的限制最终并不来自法律或者政府,而来自人的物理属性、心理属性和人际关系。自由只是说要在我们幸福的道路上不要横加障碍,但是人离幸福其实都还蛮远的,有很多必须自己走的路要走,并不是给了你自由,你就得到拯救了,你照样可以堕落。我们不需要否认堕落,但是并不是因此就有道理可以加以强制而干预堕落。自由更多是一个否定性的批判性的感念,而不是一个建设性的概念。其次,我觉得对自由这个概念的尊重本身并不是一个很本根的概念,而更多是一个派生概念,来自于对人性脆弱与不完美的客观承认,来自对世界多元性的宽容与珍视,对人的主观能动性的积极肯定和对善良一面的不泯希望,对单一思想论断之危险的警惕与怀疑。或者说,我更关心的不是“自由是爽的”,而是“自由是善的并且是合理的”,自由合理的理由在于人是可以自己选择的这个是一个经验上的客观事实,否认和压制主管能动性是自欺欺人;人和人是不同的也是客观事实,而根据道德对称原理没有道理说一种存在就天生地优于另一种存在,比较都是相对而辩证的,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而平等的尊严是讨论的前提。我觉得自由只是一个推论,而不是一个公理。总觉得人不应该说为一个很泛性的推论而死,太轻率了。

    我觉得我的理想是每个人都要觉悟到自己人性的客观特点,并不断与自己奋斗,与社会互动。恶魔是被写到我们的基因里的,这并不需要回避,并且幸运的是我们基因里也不全是恶魔。恶魔与天使是辩证存在的,感性是,理性也是。如果真的有这种能控制人感情狂飙的使人完全理智的无长期副作用的速效药,我觉得并见得是坏事,只要一并不强制每个人都定时使用;二科学地告诉人们,虽然可能很艰难,但是人通过一些训练是可以有效控制自己的情绪的并提高办事效率的;三感情和审美也是美好的(E里面把感情和审美混在一起了,然后拿审美的很多事例来为感情做辩护,美学有些派别的意见是说审美和感官快乐应该区分,E里面这个还是挺不讲道理的,好像理智就不需要神经元参与一样)。所以,我觉得其实没有必要把药厂炸掉。不过这种试剂应该被设定为国际学科竞赛、棋牌比赛甚至是所有体育比赛的违禁药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