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继续答评论

首先评论前两段,《大问题》开篇就谈生命的意义,这个是很重要的。你应该对我的价值观有所了解。

其实我只是在怀疑自己的价值观。我想您的价值观也是不断在发展变化的。说了解,我觉得我还是应该谦虚一点吧。

我不喜欢把一个人的生命放在一个人的一生中讨论,我习惯把人的生命放在人类的历史上来看。对我而言,无论一个牧羊人能告诉我多么重大的发现多么有吸引力,如果他告诉我的代价是只能我一个人知道,而从此归隐,不得为外人道,那这个发现的意义何在?

但如果能给你快乐和满足,也挺好的,是不是?何况牧羊人并不会逼你保密归隐啊?再说,有时不是这个牧羊人自己不想说或者故意想保密,而是别人未必愿意听,那为什么一定要顶着“站在道德制高点输出价值观”等等帽子去大声对世人说呢?能让愿意听的人听到就好了。也多给别人一点尊敬。牧羊人不要因为自己快乐满足就自大地声称缺少积极社会关系的人生是完美的就好了。

每个人在历史的长河中都扮演一个小齿轮的角色,不同的齿轮职责不同,作用不同,但总的结果是在推动着历史在前进的。这个历史需要一个司机吗?需要一个或者一组终极思想指引吗?还是仅仅靠这种自组织的行为就可以默默前进?会突然有一天这个火车坏掉了,不动了吗?

我不是很承认人的本质是社会齿轮这种功能性说法。我的理想是,每个人应该是主动一起推动火车的,而不是被迫在火车尽职尽责。要给每个人平等的机会和选择的权力,而不是被打造成某种零件。我没有想要一个终极问题指引社会,能指引我就好了。不动了就修呗,大家还都不走了不成……我是怕自己有一天坏掉了,不动了……

然后说心态。既然每个人都是齿轮,何必一部分人要看着另一部分人不满呢?我总觉得道德是一个很扯淡的东西,就像一个火车的外壳,约束着人们不要 going too far,其他的它是不管的。你不能说一个为了发paper而发paper的人就是道德败坏,人们追求自己的幸福也是理所当然。至于你说孤独,未免绝对了一 点。一只青蛙坐在一口井里感叹孤独,又何尝知道旁边是不是有一口或者几口井里也有同样感慨孤独的青蛙呢?

也不能说是对人不满吧。为paper而写paper也没什么不道德的,相反如果写得好,写得认真,还是很道德的。

这里说的孤独是一种感觉,而不是说自己是独一无二的,没有那个意思。我还是做过也一直在不断努力寻找别的青蛙的,比如我决定有想法要多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下来而不是自己闷着,但是有时看起来还是蛮困难的。很多年轻人也都很彷徨,都在不断地怀疑摇摆。长时间的志同道合的友谊蛮难的。有时你和大学里身边的人聊天,就会觉得他和你在追求不一样的东西,现在在一起挺开心,但总有一天不免要分道扬镳各追各的理想,甚至各争各的利益,想想还是挺伤心的。总有一天可能只是想互相说说心里话,但是结果却两个人互相批评对方心态不对,价值观病态,完全无法相互理解,都在忙于为自己辩护。就是这样,一种对社会亲密关系无可奈何的幻灭感,孤独。

最后说“首先是一个人”。我的意思是,接受每个人都是一个生理上的人。没有人是圣人。所有的人都要吃喝拉撒,都会懒惰,都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首先接受自己,接受他人,接受生活的环境,然后才是这样那样的理想或者梦想。

追求嘛,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远的太远,近的又太肤浅。
幸福就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

我觉得我还是蛮接受现实的。我怀疑自己的价值观或者不赞同他人的价值观并不是说我否认它们的客观存在。我只是不肯承认它们都是对的而已,或者至少说是适合我的。如果说人,我觉得人虽然不完美,但是也有神性和希望的,不完美可以原谅,但是并不是说就允许懈怠。接受他人和环境并不是说就不允许自己怀疑。追求并不该是无所谓的事情。吃鱼吃肉打怪兽的生活可能已经很舒服了,但是并不能让我心安理得。

最后,我觉得我自己烦闷了怀疑人生了就在博客上输出消极心态蛮不好的,对读者影响不好。这里向广大(或者并不广大)的读者朋友们道歉。以后应该注意多写点有建设性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