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知之 觉之》评论

首先,很高兴看到有人来观望并发言。

link

未知的世界太大以至于穷其一生也不能窥其一斑,地球太大以至于用力一跃也不能改变他运动的方向。你想know什么呢?发表理论巨著?改变人类生活?成为一个思想家?还是仅仅为了寻找的过程?

我倒是觉得心态很重要,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是一个求知的人。

这里说的know不为了什么,只是为了know。在这个层面上,有没有巨著不重要,是否改变了人类生活不重要,是否被人冠以一个思想家的头衔也不重要。这些东西很外在,很难评估,也某种程度上也很虚无,因此也意义值得怀疑,从而无法作为一个终极问题来支撑人生。

比如说,改变人类生活,那么什么称得上是改变?改变一定是好的吗?一种改变一定对所有人都是好的吗?一个人有权力去妄图改变别人的生活吗?改变到什么时候是一个尽头?改变到了尽头之后又应该怎样?

如果做一个无名的牧羊人真的能够know得更多,比如能让我知道哥德巴赫猜想是怎么证的,能让我真的可以有机会拥有更多的智慧能想明白更多的问题,即便条件是世界上除了自己的亲朋好友再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我觉得这个对我也是十分十分吸引人的。大部分人其实并不关心怎么证猜想;人们可以不知道猜想是什么而去津津乐道地谈论伟大数学家的故事。大部分人只是单纯地想自己的日子过得更舒服而已,而这很大程度上不掌握在(也不该掌握在)某个个人手里而在广大人民群众手里。我觉得,成为一个要对社会有深远影响的个人这件事本身并不正义,哪怕是理想而纯然的积极影响。应该首先给每个人尊严让每个人都能把握自己的个人生命并有机会平等地表达与参与社会活动,应该让对社会有深远影响的只能是人民群众。

不过牧羊人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自己作为一个平等的个人,也应该参与公民讨论,发表自己的见解来促使社会进步。所以光做牧羊人可能还不够,应该做一个写博客的牧羊人。一个写博客的学术牧羊人和一个发文章的教授在形式上又有多大区别呢……

请解释“首先是一个人”。我想如果纯客观生理上的说,每个人都是人了。我觉得您的意思是首先是一个“社会化了的人”,或者是按照马克思的说法是“在生产关系中劳动的人”,或者一个“身心健康的高尚的人”,或者其他什么定义?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些都还是一个很不纯粹的动力。社会想从你身上要什么?你应该给社会或者说给别人什么?你如何确定这个就是社会需要的,而不是你自己认为的社会需要的,或者是社会上一小撮人通过各种社会化手段让你认为的这个社会需要的?

比如说,有时你说你要做世界一流学者,为中国争口气,但是有哪些证据证明了中国需要你来做世界一流学者来争气?中国百分之多少的人用切实行动直接或间接地表示了中国需要世界一流学者?中国需要建设的东西那么多,尖端学术在其中能排第几?

我其实是个小人,对道德高点其实没有情节。相信道德价值而做到无愧于心固然很好,但我不想生活只是被道德捆绑着活下去,被人际关系捆绑着活下去,被人与人无尽的比较与角逐捆绑着活下去。所以需要一些纯粹的、个人的、超越社会性的东西来支撑自己生命的趣味,让他不那么纯然地荒谬而只能推导出自杀。

其实,也不是说只强调自己的“宗教”而不看重与别人的关系。我只是说如果只看重与别人的关系而没有自己的宗教,当身边一切都安静下来的时候,总是难免会觉得空虚──常常很骇人的空虚。把人生意义寄托在人类社会的进步上有时也是显得多么苍白、狂妄、飘渺而自作多情。我不是说全国理的学生每年拿了教育部很多钱却没有责任和使命去争当世界一流学者。我只是说,这个还不足以坚定地支撑我个人的生命(虽然事实上也可能没有支撑过几个全国理学生的生命)。

看看身边的人为了发paper而发paper,业余爱好就是感叹到了美国都多久多久时间了仍然“一事无成”还是个loser模样,常常让自己感觉很遥远。我不能狂妄地批评他们的想法是本末倒置,是对自己智力的浪费与侮辱。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家庭、选择、癖好和追求,也同样值得人尊重。相比较之下,我可能做学术还是更加快乐的;学术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职业,顶多还是一种使命或者责任,而对于我来说却还是一种朝圣。我只是有时觉得孤独,常觉得找不到一起朝圣的人罢了。如果个人生存压力和社会责任使命都崩塌了,目力可及的路上说不好就只剩我一个人。孤独而已。

One thought on “答《知之 觉之》评论”

  1. 首先评论前两段,《大问题》开篇就谈生命的意义,这个是很重要的。你应该对我的价值观有所了解。我不喜欢把一个人的生命放在一个人的一生中讨论,我习惯把人的生命放在人类的历史上来看。对我而言,无论一个牧羊人能告诉我多么重大的发现多么有吸引力,如果他告诉我的代价是只能我一个人知道,而从此归隐,不得为外人道,那这个发现的意义何在?
    每个人在历史的长河中都扮演一个小齿轮的角色,不同的齿轮职责不同,作用不同,但总的结果是在推动着历史在前进的。这个历史需要一个司机吗?需要一个或者一组终极思想指引吗?还是仅仅靠这种自组织的行为就可以默默前进?会突然有一天这个火车坏掉了,不动了吗?

    然后说心态。既然每个人都是齿轮,何必一部分人要看着另一部分人不满呢?我总觉得道德是一个很扯淡的东西,就像一个火车的外壳,约束着人们不要going too far,其他的它是不管的。你不能说一个为了发paper而发paper的人就是道德败坏,人们追求自己的幸福也是理所当然。至于你说孤独,未免绝对了一点。一只青蛙坐在一口井里感叹孤独,又何尝知道旁边是不是有一口或者几口井里也有同样感慨孤独的青蛙呢?

    最后说“首先是一个人”。我的意思是,接受每个人都是一个生理上的人。没有人是圣人。所有的人都要吃喝拉撒,都会懒惰,都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首先接受自己,接受他人,接受生活的环境,然后才是这样那样的理想或者梦想。

    追求嘛,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远的太远,近的又太肤浅。
    幸福就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