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之 觉之

有的时候生活得太安逸了,总觉得意义空虚,有时很容易就变得挺虚无主义的,觉得什么都只不过是那么回事,谈不上什么意义似的。学术只不过就是那么个东西,混口饭吃罢了。爱情只不过是那么个东西,玩玩一样。读书也只不过是那么个东西,就是打发时间。写博客也只不过是那么个东西,精神手淫而已。就是有一天,你成熟得太过火了,以至于不再相信世界上任何东西是有什么深层意义的,不再相信世界上的任何东西值得人去敬畏,不再相信任何事情是你生在这个世界的使命,甚至不再相信一切的一切除了满足人的感官享受之外还有什么额外的经得起推敲的东西。

然后生活就很彷徨,就进行不下去了,做什么工作都没有什么意思。有时你会一下感受不到什么深切的痛苦,然后就没了奋斗的动力。就仿佛总把你关在笼子里,然后折磨你,用鞭子抽你,侮辱你,你才深切地知道什么是自由,什么是尊严。然后把你放出去了,让自由、尊严、物质享受都像空气一样自然而然地在你身边,你却再没什么精神了。

总觉得似乎应该向往点什么。向往点有超越性的东西,宗教性的东西。哲学上有个命题,说如果这个世界上科技十分十分先进了,可以瞬间满足你的任何感官需求。假设有那么个机器,你进去,人体所有的输入输出全部接管,没有任何不适,然后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美女香车?可以。在上海市中心的别墅?可以。人们崇拜而尊敬的目光,诺贝尔的领奖台?可以。小康家庭的幸福?可以。在太空回看地球的苍凉?可以。驾驶赛车赛艇的刺激?可以。凡是电视广告上给你展现的图景,都可以瞬间地、免费地、全面地、无痛地满足你。假设有一天,你的感官欲望和物质欲望真的因为极大丰富而枯竭了,这个时候,你会不会觉得不甘心?觉得世界还缺点什么?

我是会觉得还缺点什么的。有很多东西是这样一个机器不能带给我们的。比如,这个机器不能让我们知道得更多,而延展人类的智慧。他不是一个全知全能的上帝,能直接证实或者证伪哥德巴赫猜想。比如,这个机器恐怕不能创造出新的世界上从来没有过的美来,比如一部交响曲,来震撼摇晃你的心灵。并不是说机器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智能水平,只是说一个能满足任何感官需求的机器并不能延展智慧。

智慧是什么?智慧可能就是一把筛子而已。从万千的信息中筛选出经得起考研的真金,密度最打光泽最闪亮的那一个。我们都是经验的淘金者,有的人靠量的积累取胜,有的人靠控制原料的品质取胜,有的人靠淘金的工艺取胜。

然而,还是很不甘心的是,人很难说自己生活的意义只是一个信息淘金者。尤其是在这个年代,人们似乎根本就对和自己生活没有关系的问题毫无兴趣,一切都需要有一个与利益、欲望、道德、普世价值挂钩的动机──要么为了活下去,要么为了比别人活得更好更优越。于是做学问才只不过是混口饭吃,爱情才只不过是玩玩,读书只不过是打发时间,写博客只不过是精神手淫。人们不再相信一个人生活可以纯粹是为了好奇、求知和体验,而只看到做一件事情为你在这个世界活下去而带来了多少机会和资本。人们把得失的帐算得很清楚或者很糊涂,但是已经没有人相信会有一个人做学问最重要的原因是单纯是为了知道一些更多自己喜欢的东西,已经没有人相信会有一个人的爱情最重要的原因是为另一个生命中本可能不相干的人全身心的付出并体验人与人的磨合,已经没有人相信会有一个人读书最重要的动机仅仅是好奇心和求知欲,而写博客只是一种让自己精神上的熵变小的一种体操。生活的意义就像一小颗钻石被随手撒在了生活琐事的大沙漠之中,寻找的人们被骄阳烈日饥渴幻觉无尽地折磨着,即便偶尔有人找到也轻易地就从颤抖的指缝中溜走了。然而,无论是经历过极多的还是极少的痛苦,生活永远不仅仅是为了满足和愉悦。生活当然不会没有苦乐的感觉,人们还是会被无尽的现实折磨着,但是在这无尽的折磨之外还有一些永恒的东西支撑着我们的精神:超越已知,探索未知。

我决定把我的副标题再去掉了。我应该还坚持我自己的信仰:To know, to be aware.

我知道我为什么孤独了。因为有时人们深陷欲望的痛苦中而不能自拔,而我却有一种超越欲望而经验生命的勇气和力量,尽管只有那么一点点。

2 thoughts on “知之 觉之”

  1. 未知的世界太大以至于穷其一生也不能窥其一斑,地球太大以至于用力一跃也不能改变他运动的方向。你想know什么呢?发表理论巨著?改变人类生活?成为一个思想家?还是仅仅为了寻找的过程?
    我倒是觉得心态很重要,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是一个求知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