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摊牌

或许一个时代要过去了?中国在国际游戏上能用暗牌打明牌的日子或许不多了。

比较有趣的是中国“异议网民”在这场运动中扮演的角色。更让人震撼的还是技术与价值观联姻的威力,所谓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搞学问的有时真不知道自己在做的究竟是什么。这让我这个Sysnet Group的人有时很惶恐。

在年轻人这么高涨的呼声下,恐怕摊牌是迟早的事,政法改革是迟早的事。当然所谓迟早,也只是迟早而已,是迟是早还很难说。当局需要时间妥协和准备,百姓也需要时间提高自身素质应对变化。

摊牌后,国际对中国的战略将更加能够有的放矢,云雾中的狙击要变近身肉搏了。中国的经济虽然有点蛮力,但是还是挺不成形的。想想还是有些怕的。

最不确定的还是现下对形势的估计,不知道所谓的互联网对生产和文化的影响深刻到了什么程度,广泛到了什么程度,关系到了多少人的利益。但是一个有点远见的政府也应该为未来想一想。信息流动和对称传播显然是能推进生产力提高生产效率的,尤其是在这个资源逐渐稀缺而经济风云变幻的年代。有些从前老想法就要成为阻碍生产力发展的桎梏了,必定是要被破除的,恐怕还是自个儿先动与时俱进为好吧,难道非要等革命吗?这还是初中高中教给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正统唯物主义史观呢。怯懦的国人不点火,其他国家的人会帮着点的。

希望祖国能在不得不进行的变革中找到自己跳跃的机会。

更希望不会有人需要流血。

3 thoughts on “被摊牌”

  1. 我很好奇二十年后当公务员的是些什么人,现在关心政治或者说热衷于政治的人是什么人,之后又是怎样的人领导我们的国家呢?事实上,现在又是怎样的人领导着我的国家呢……

  2. 这是不可能的吧,一个被人民领导的国家是不可能出现的。现在不会再有只有那么少“公民”的奴隶制小国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