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无题

有时觉得挺奇怪的。我知道自己说话比较直率,偶尔有时还酸溜溜的,但至少还比较一视同仁,基本对什么人都一类态度。

然而想想别人怎么对我的,似乎仿佛生命中对我发脾气发得最多的都是那些和我关系最密切的人,陌生人反而大多表现得很友好。而且我的这些亲人或者朋友也并不是对修养没有概念,他们对陌生人也都很友好,也通常知道把比较情绪化的嘀咕藏到背后发泄。说什么人生只若初见,原来是说做一个小时的友善很容易,做一辈子的友善很难。

前天和YY的学生聊天,他们说到YY曾经会劈头盖脸地骂学生,让人还是挺难以接受的。然后我还假模假样地安慰了一句:只要老板对学生好就好了。想来我似乎还没有怎么被老板批过,遇到的都是很nice的人,还是蛮幸运的。其实我对外人的脸皮还是蛮厚的。有的人本对你没什么感情,就是喜欢撒泼,骂就骂好了。有的人,如老师,就是以教唆为业的,也骂就骂好了。最让人心疼的还是那些你心里挺重视的人。比如maoz冲我吼两句,我回家能独自难受一个月。就更不要说爹妈和老婆了。你爱的人骂你一句,生活感觉马上就和失恋了一样,实在是很难受很难受。stuart说我“还是个重感情的人”;我倒是觉得自己蛮废物的,总被自己最在乎的人骂得最凶。

听我妈妈说我姥姥是个很好的人。虽然她没有什么文化,但是人和勤恳,做事踏实,从不抱怨。老太太(就是姥姥的婆婆)似乎脾气不是很好,经常骂姥姥,但是姥姥从来不顶嘴,总是依旧很尽心地做自己该做的家务。因此我妈妈家的兄弟姐妹也都受我姥姥的影响人都颇朴实善良。不知道那些总感慨中国人为什么不高兴的“不高兴”们是否也了解这种隐忍中的母性光辉。有时人们有争执的权力,却放弃争执的手段,已经是多么伟大的对人性的战胜,神性的觉醒。毕竟生活不是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