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看到一个Avatar的评论

link

从《菊子夫人》到《最后的武士》再到《阿凡达》,西方人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种将异质文明视为女性,自己为男性,且一个无论如何操蛋的西方男性都会被一个地位神奇的东方女性爱慕的奇怪自恋呢?

我觉得这点说得挺对的。想公主被安排指导乡巴佬,自己奋力抗议,但是还是要很敬业地逆来顺受,这安排对人家实在太不公平了。自给自足的潘多拉人似乎根本没必要靠结亲来攀附。类似的,像《钢铁侠》里,也是一个公主一样的人物莫名其妙地爱上铁疙瘩人。甚至游戏《波斯王子》里也是一样的故事。把这种自恋式的意淫和正义战争放一起,还真是挺无耻的。爱要伟大,首先要绝望,是不是?不过即便是东方男人恐怕也会有这样的白日梦吧。披上爱情的外衣,也还是一个人性的陷阱,要小心。如此想来,我们这个男权社会下的理想英雄主义爱情公式还真是挺让人恶心的。太恶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