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林印象

美国寒假虽然不长,但也足够去出门从西部到东部去住上一阵子。我的寒假大部分时间都把自己扔在了普林斯顿的校园里。

普林斯顿的校园很漂亮,树很多,有看着西方古典风格的建筑。建筑有雕花,有雕塑。我不懂建筑,不知道是什么风格,但是看着挺有味道的。残破的久远总会给人一种深沉,背后的故事是什么对我其实并不那么重要。不过相比较之下,我还是更喜欢伯克利那种古老城市与现代生活的融合。对比一下故国,新的味道都像是山寨,旧的味道都像是土著。国人对文史的理解很多都出于和许多韩国人本质上一样的源于自大的心理需求,而不是出于温暖的发自个人内心的文化认同。《李献计历险记》里面最出彩的恐怕就是人民公园那一段,其他元素的堆砌仿佛都为了衬托那一个片段一样。就仿佛《料理鼠王》里面忽然从黑压压的餐厅跳转回把自行车弄坏了的童年。文化气息并不流淌在对历史的罗列和认知中,而在于人心底有没有文化共鸣;细数先祖的伟大不如描画儿时的秋千。一个民族的文化灾难就仿佛缺失童年一样让人痛苦。站在伯克利教学楼的楼顶等日落,看着公园里玩耍的孩子。他们的幸福在于,等他们一百岁的时候,他们可以看到伯克利虽然生活设施全部翻新,但是这个城市多少还是那个古典的味道,还是那样繁忙而宁静,还可以等一样的日落。

似乎写跑题了。这篇就这样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