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的韩寒

via

只觉得韩寒很不容易。我曾经也有年轻的时候,也会疯狂对抗成人已经定型的扭曲观念,也会像韩寒一样忍受不了这种畸形的压迫毫不客气地反驳挖苦,和家人对抗过,和老师对抗过,和同学对抗过。但是韩寒比我要艰难很多。首先,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他要近距离地对抗很多人,而不像我只需要对抗身边的一些人。其次,他选择了行为和思想的双重自我解放,而我还一直做着一个好孩子,选择了一条看似被束缚但是实际自由的形式──思想的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基础──一种更温和的对抗形式。当然,争取思想自由的道路恐怕也并不比争取行动自由要更容易。只不过韩寒的对抗更加纯粹,而我的对抗更像是一场交易。大部分人都被束缚着,被自己的人性束缚着,被他人的人性通过社会性束缚着。为了过得更简单,大部分人都慢慢放弃了选择的过程,像《苏菲的世界》里面说的那样懒洋洋地躺在兔毛的深处,看不到星星。人有时很容易被击垮的。

韩寒的说法做法我有时不见得都赞同,但是韩寒常让我觉得自己并不那么孤独。

另外,祖国的网络真是一个年轻人的世界。视频的评论都是一色挺韩寒的。我以为这并不是十年的变化;从前不喜欢韩寒的现在恐怕大多仍然不喜欢韩寒。变革的大潮之下,相比于改变一群人的想法,有时真是不如等待这群人老去,新的一群人上来。技术与思想的联姻有时如此自然而不知不觉,然后人们本该思想斗争却变成了技术斗争,舍本求末,伤及无辜。热爱思想的人,不管是年轻人还是年纪一把的,或许应该还技术于中性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