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

每年的年末,许多清华院系都有学生节。学生节常有一场文艺晚会,大都是学生自己设计表演的节目。

这是文青们的节日。每逢此时,各系的学生会都会忙起来,把海报贴满大街小巷。在不熄灯的辅导员房间里,大家熬夜赶制节目;白天去上课的人反而寥寥无几稀稀落落——还有不少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授课老师经常很尴尬。

表面上风风火火的学生节其实准备起来很艰辛。准备学生节的学生干部通常都不是科班,没有专业的教师指导,也没有正规的基本功训练,常常不求艺术但求热闹,不求高雅但求参与。

于是此时,文艺青年就会站出来,以美的名义,挑起学生节的大梁:一审二审三审服装道具灯光音乐舞监,所有工序一手接管。文艺青年也是学生,而且十有八九长大以后不会搞文艺,但文艺却会占去他们大学很多时间和精力。

在这个时候,文艺青年常常会有些怨念。他们付出了很多:荒废了短期的学习,高压下连续工作和创作,作息全无规律,身体垮掉。然而收获却往往很少:节目艺术水准达不到理想高度,辛苦付出得不到观众的广泛认可,有时还会和因不同的“艺术见解”“人生理念”把人际关系搞僵。

何况,文艺这东西,说到底总不能当饭吃。

但是文艺青年仍前赴后继,不长记性。学校官方的鼓励是一方面原因:学生要有丰富多彩的活动嘛。但更因为文青们借此方式实现了自我,就像网瘾玩家少年在网络游戏中实现了自我一样,沉迷于其中。在这里他们找到了自己的天空,找到了一片自己努力就能说了算的地界。通过几个月无眠的挣扎奋斗,他们证明了自己的独特,以美的名义优越而欣喜!什么GPA,什么熬夜,什么什么什么,都他妈算什么!文艺青年嘛!

世界有时似乎很奇怪,好像只有胜者才配拥有自我。但胜者总是少数;大多数的自我就都无可避免地迷失了,只剩下挫折感。或许是对自我的诉求才造就了文艺青年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