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棵大树

这是初中时候的事情了。那时候我还住在家里,不在北京这个破地方。不是说北京多不好,虽然北京确实不怎么的;什么地方和家比都是破地方。

家住在一个公园附近。公园里有很多很多的树,很密。北京也有树,但是平均两颗树之间能有个十来米远。那个公园里的树,两个树之间的距离一般不超过五米。就是这样一个密林子。

这个林子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地方。去听风从树叶树枝间穿过,就很陶醉,觉得是天籁禅音,心里就很平静。也是那个时候真的是闲来无事,天天安分地上学学习,回家做题,晚上睡觉,早上早起,从来没有什么要命的截止日期要赶的样子,一直是一个顶好顶好的普通学生,过着顶好顶好的普通生活,可是还总会觉得生活不如意,班里乱糟糟,就想一个人安静一下。于是很喜欢那个林子,走进去,逛一逛,在那颗大树旁背靠着做下,听风吹树叶的声音,听一个时辰,甚至一个下午,看日头从高处落到低处,从白色变成红色,从直射倾作斜射。

说起那颗大树,那其实不那么大,很细的一颗,不知道是什么名字,大概是杉树。林子里有各种各样的树,有松树、桦树、杨树、柳树、小槐树,和好多我叫不出名字的树。我是个不擅长认树名的人。名字是用来交流用的,树名我不在乎。不过我在乎那颗树。那棵树不一般,它因为我而不一般,因为我在他旁边坐过,并且每次都坐到他的旁边。他并不好看,直愣愣的,秃秃的一颗树,在很多和他差不多的树周围,我第一次选地方的时候选了他,以后便都是他了。

后来,我有时仿佛和树会说很多话。有人对着树洞或者墙洞说话。我对树说话不会那么行为艺术,也就是对着树,然后自己默默想着要说的话而已。树是个很好的听者,他不会打断,不会打趣,不会不理解,不会说自己有事要先走了之类的。在我的想象中,那颗树,还有他旁边的兄弟姐妹们,都听懂了,他们也似乎有时微笑,有时叹息,有时交头接耳议论一下。和人说话,大家都在乎自己的形象面子,不容易开诚布公。树就放的下许多。

再后来我上了高中大学,就回家的时候总会去看看那颗大树。公园变漂亮了,小城镇也都开始北京化了,多了路和灯,多了门和径,不再是原来的公园了。我也不再是原来的我了。不知道那棵大树还能不能认得我,还听不听得懂我说的话了。

2 thoughts on “那棵大树”

  1. 贴上去了?嗯……
    为什么都会有添邮箱这样一个蹩脚的设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