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引擎的社会责任

貌似最近国内在整治网络环境,大打出手,引起了各路网民不少波动。

每次这样整顿的时候都会提出搜索引擎涉黄的问题。有的时候就会有网民很愤愤,觉得整治得很没有道理。网民反对的理由大概有这么几种:

  • 找黄片看黄片是我们个人的事情,只要我们做到不影响别人的权益,没有道理干涉我们。
  • 搜索引擎只是把网上已有的东西编入索引而已,并没有“生产”不良内容,是中性因此是无辜的。

对于第一个理由,我觉得整顿也从来没有针对欣赏成人内容的成人本身。我看到的所有整顿报道都是说制造和传播是非法的。而且根据中国现有的法律法规也确实是非法的。技术角度来讲,执行的人没有错。不过宣传上,这些扫黄打非的不仅要晓之以理而且还要动之以情,因此还要通过各种证据不断渲染营造成人内容危害青少年污染社会环境的气氛,为法律本身的合法性造势。其实宣传上比较失败的是这种造势:本来依法办事是很好的事情,但是还要占领一个莫须有的道德制高点,就有些牵强。成人用品在现在这个社会应该怎样管理怎样对待,从国际上恐怕都难以有定论,各个国家因为其不同的文化、历史和政治发展和背景都有完全不同的处理方式,争论可以说是很公开的。这也给很多网友反驳制造了空间。

对于第二个理由,我觉得审查搜索引擎是很没有什么错误的。法律法规规定违规的不仅仅是生产制造涉黄的低俗出版物,也包括传播。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如果一个图书馆,不管是打着公平中性收录图书的旗帜,还是为了吸引更多读者而打造品牌收获名利的实质,只要收录低俗黄色小说,在一个法律不允许制造传播贩卖低俗涉黄出版物的国度,难道就不是违法的了吗?当然是违法的!从来没有可以逃离社会责任的公共活动。就像不能以科学的名义研究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样。有些搜索引擎确实有着不作恶的良好品牌,但是并不是说因此就可以法外开恩。有些所谓的“互联网人”在一些自己合理利益受损的时候就开始强调法律的不健全,而在自己曾经的非法利益被剥夺的时候却开始抱怨国家的强暴了。墨子的学生曾经抱怨一个人没有兑现100的经济承诺而只偿还了80,而墨子问这个学生,如果他给你偿还了120你还会抱怨吗?学生答曰不会。墨子说,那你所实际怨恨的并不是他的失信,而是你利益的受损。

如果你想看黄片但是苦于现在再也找不到了怎么办?请你不要忙于责怪国家机器对法律法规的严格执行,请你拿起你手中的公民的选举权了参与立法权,去尝试修改您认为已经过时的关于扫黄打非的相关法案和法规,我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抱着公心参与政治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情,会有困惑,会有诱惑,会面对各路对黄色内容痛恨至渣的家长们,对低俗内容又恨又爱的无知青少年,会遇到不断强调区分低俗与非低俗定义的教授和理论家们,会意识到事情其实可能很复杂,要想争取更多必须做一些妥协。如果觉得自己是公民的代表,请直接或间接参与政治建设,不要光发牢骚。自己长大了想看黄片不仅没有错误甚至可以是很有情调的,但是因此就跨越法律法规说话,这不是自由,这只是放肆。

这个国家理论上本身就没有给普通老百姓执法的权力,但是给了普通老百姓立法的权力,中国虽然是一党执政,但是理论上也是三权分立的。但是看看每次上面开会下到基层要提案的时候,这些党内党外的“百姓代表”都是怎么从网上随便摘一个“厕所条件改革”的提案然后复制粘贴就交上去了。当然,你当然可以说,这些代表不能代表我们。那我再问你,当上面让你选代表的时候,你又为什么心里唯一评价的标准只是谁的名字念起来更好听?有谁想过要仔细考查过每个代表的政治立场和背景,是否足够代表我们这个群体?公民的政治冷漠与政治无知是不是也是公民人权被国家机器无理剥夺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呢?人们被强制拆迁闹出血案的时候,追溯回去,却发现了重大的法律漏洞和法案冲突,这是不是参与立法的那些人大代表的失职?是不是公民政治责任感缺失的过错?向往西方自由民主的同时,公民同时应该清楚自己应该如何行动。国家有正义感的领导人和政治家,对这个国家有爱的人,是不是也应该主动引导一下无知的公民参与政治参与立法讨论呢?利用广大百姓对政治的积极健康参与,让这个国家机器完整地运转起来,以此来加强对地方政府腐败的制衡,难道不是会比中央集权下的党内派系间错综复杂盘结交错的政治斗争来得更加有效?

政治和法制的成熟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无名的知识分子也只能在自己无名的小博客上写写酸文发发牢骚罢了。我又有什么可得意的呢?

但至少,在下次再选什么代表的时候,如果候选代表中你一个人也不认识或者即便认识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政治主张,而你又没有时间调查背景阅读资料,请谦虚而负责任地投一张弃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