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法制建设重在加速立法

最近很多地方都在说伟大祖国法制有所阶段性退步。其实说退步可能也是因为出了一些荒谬的案子。与其说退步,我觉得更准确的说法是在社会经济发展和各种矛盾激化的情况下,更多的人开始借助法律手段来维护自己利益,因而集中暴露出了祖国法制的不完善和漏洞。

我觉得不完善主要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执法不专业;另一个是立法太粗糙了。

米国是一个很成熟的国家了。其体现之一是其法律和各种规章制度极度完善,鸡毛蒜皮,无所不包。可以说,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某种程度上,在祖国绝对可以比在米国体验到更多的“自由感”。因为在祖国,你是自愿高尚的;在米国,你是被迫高尚的。米国的各种规章制度和其配套强大的暴力执行能力使得道德底线比祖国大陆高很多很多。在米国的民间要想更高尚一点(如果你不高尚就觉得丧失了个人存在感,有高尚强迫症的话),几乎唯一的办法是无条件施舍。其他的基本都有制度保护,无需高尚;保护好自己生命安全是最大的高尚了。

伟大祖国就相比之下不行一些了。法律都很大条,自由民主人权的有些问题很细琐而现实,妄图靠一部宪法解决一切是不可能的。法律条文照顾不到当代社会的地方,遇到不专业的执法黑箱,除了无力苍白的道义控诉,弱势的民众还能有什么办法?

我觉得祖国很急需一批法律。没有立法保障,执法专业也只能是黑箱下的执法专业。没有立法保障,就无法控诉各种“潜规则”。没有立法保障,再多的舆论关注下的个案要案,都会被毫无错误而公正地“依法处理”。民权如果仅仅写在宪法里有时只是一纸空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