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科

其实,如果真的发现了逆天的黑科技,而世界上又无人承认,直接创业赚钱就好了。

严肃的学术是否需要做功?是。但做功了就一定是严肃的学术吗?只有在学校里多虚度了几年,有了正经学术素养,才有资格谈学术吗?这其实是毫无道理的。

真理的探讨只看是不是在摆事实,是不是在讲道理。不应该看是谁在说话。

不因人废言,这是最基本的学术素养。

学术讨论需要事先要费力做那么多功课才能进行,这其实恰恰是科学家们需要更加努力的地方,要努力让做这些功课变得更容易一点,需要的年头更少一点。学术讨论前需要先学习大量知识,而学习大量知识需要耗费很多精力,这其实是一件很值得我们去努力一起改善的事情。

而不应该是在过去付出了很多精力去学习的人所要维护和依赖的荣誉光环。

人类社会在很大程度上是个荣誉和信用的社会。

我们会说一个人会做好一个事情,是因为他以前做好过类似的事情。

然后我们就会说最好的笛子应该给这个世界上吹笛子最好的人。

但其实这个并没有确定的道理。尤其在一个大家要不断创新的世界,以前做过A,未来就一定能做好A’吗?这其实只是一种maximum likelihood的估计。

而且,如果可能的话,为什么不把最好的笛子给世界上每个想吹笛子的人一人做一份?多么好的创业机会!

那些觉得星空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仰望的人: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几个小民科的沉浮和你所仰望的星空又丫的有什么关系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