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为什么不去学术圈

毕业了会离开学术圈,去工业界,先去Google,山景城。

为什么不去学术圈?这是一个PhD毕业的时候经常被问到的问题。

这个问题被提出,背后有两种可能的逻辑。

第一种逻辑是说,博士原本就是为学术圈提供人才的。但就业选择本身其实是每个人的个人自由,而且事实上是学术圈的需求很小,而博士毕业生供给很大。大部分博士肯定不会进学术圈。

第二种逻辑是说,博士读很久,如果不去学术圈而去了工业界,大部分博士期间所获得的科研训练就都成了没有价值的投资。

我选择读博士是因为自己喜欢科研,当初喜欢,现在也喜欢。对接受的科研训练,我一点也不后悔。我读博士前曾经立志要成为一流学者,做一流的科研。现在也仍然是这么想的。

我离开学术圈,是因为自己不喜欢学术圈的生态。

事实上,学术圈里的人,尤其和工业圈相比,其实是相对更好的。统计上来讲,更理性,更和善,也更理想主义。工业圈经常是功利至上的。获得财富有两种方法:可以生产创造,也可以巧取豪夺。两种方法在市场经济下常常是不作区分的。工业圈的人也因此显得更险恶一点。

学术圈不靠获取财富吃饭,而靠获取认可,通行的货币是idea,是想法。获得认可靠同行评议,但生存保障来自第三方的政府或者企业。看家本事是创造和推广新想法。

学术圈和娱乐圈、艺术圈有点像(娱乐圈是商业化的艺术圈)。名声是饭碗。实际上,在中国,文人和学者之间经常傻傻分不清楚,因为他们虽然看家的本事其实很不一样,但是活着的姿态是相似的,甚至可能混的是同一片江湖。

所以,和娱乐圈一样,立志于学术圈的人往往是热爱功名的人,人生目标是名垂千古或者至少受到尊重。当然,也有不少例外,但是大体上是这样的。这本身没什么错。希望自己站在台上,希望名字被人记住,追寻属于自己的光荣与梦想,pride and honor,这可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不过,光荣与梦想并不是科研。而我喜欢科研,但对荣誉不那么感兴趣。

爱功名,但更爱真理。

理想状态的学术圈中,荣誉与科研,功名与真理,应该是等价的。科研好的人荣誉高,发现真理的人拥有功名。但现实是,这只在科研想法容易被检验的时候才有效。

学术圈的检验机制是同行评议。理想中的同行评议,应该是拿到一个论文,看到一个想法,自己至少要把这个想法按照论文上提供的方法论试一遍,事实论据应该核实一遍,实验应该重复一遍,推导计算应该验证一遍。这是科研最起码的态度,是科学之所以为科学的根本方法论:靠事实和逻辑说话,而不是靠个人喜好。然而,现实是,由于科学研究已经变得很复杂,验证事实和逻辑往往成为只有工业界才有实力做的事情,也就慢慢成了工业界在科研活动中的一项事实分工。

验证都外包给了工业圈,那学术圈呢?

只提供想法就好了。

那么问题来了,没有了事实和逻辑的验证,同行评议如何评价一个想法是否是好想法呢?

基本靠个人感觉。

这就非常不靠谱了。即便评审的人都是专家。

没有了有效的事实和逻辑的验证,学术圈和娱乐圈的本质区别在渐渐消失。生存的要义在于讨好观众。

当然,讨好观众也是一项很了不起的本事。解密人性的通感和解密事实中的逻辑结构同样是很难也很有价值的事情。一个是艺术,一个是科学,一个是美的事业,一个是真的事业。都是伟大的事业。都名正言顺。

何况任何言论,只要是生存在人们的传播之中,总要首先寄托于不让观众太讨厌的言辞。

但伪装成科学的艺术,就有点扭曲了。

把美说成是真,这是不对的。

这是我对学术圈这几年来最失望的地方。

老板经常教导我要乐观一点:在很黑暗冰冷的地方更容易耀眼夺目地发光发热嘛。这话让愤世嫉俗怨天尤人的人无话可说。

他自己也是以身作则这么做的,很令人敬佩。

但他毕竟已经过了做选择的阶段。而我还有选择的机会,并且我看到另一种更好的路径。

IT产业在经济危机之后的迅猛发展,计算机行业钱很多。

但其实能做的事儿并不多。这也是IT产业为什么往往会出现很多类似的产品。瓶颈其实正是在科学技术,大规模高效地把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数字化是一个很难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机器学习最近很火的原因之一。

钱多事儿少的结果,是很多一流的程序员和工程师在工业界没有足够多的一流的事情可以做。毕竟科研想新想法不是工业界擅长的事情;大部分人没有受过专业训练,这也不是工业界的追求和定位。

而对于受过训练的人,正好,有闲可以玩科研。

以兴趣来科研,关键在于建立严格的自我激励。(否则有闲就都玩游戏去了。)所以,也要有观众,也要讨好观众。互联网其实给了一个这样的平台。

更重要的是要接受事实和逻辑上的检验。

这就首先要让互联网上的观众有能力检验科研结果中的事实和逻辑。

这本身也是一项科学技术,一项本质上甚至属于哲学领域的科学技术。

这技术就将是我这几年挣钱养家之外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

其实这本是学术圈里的人应该做的事情。但学术圈的游戏规则已经形成,而在游戏规则之中挑战游戏规则本身,是个很难的事情,要花很长的时间先按照游戏规则爬到一个比较安稳的位置,要处心积虑忍辱负重地过6年,实在是太累了。搅局的事情,还是从外面来进攻更容易一点。

嗯,文章写在这儿了,算是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一个承诺。试试看吧。咱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