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从业者的道德

曾经很反感金融从业者,尤其是很年轻就开始做金融从业者的人。主要原因是雇佣兵味太重了,给钱足够多就可以去杀人的感觉,杀的是谁不关心。

后来多了解了一下金融的本质,现在对金融行业感觉好很多了。

其实金融是个很难的行业。金融操作,朴素看是选择投资决策以获得未来更高的回报,本质是通过借贷把资源在时间上作平移。好的金融操作就好比买一台拖拉机,种出一片摇钱树;坏的金融操作就好比买一台用来看肥皂剧的电视机,都消费掉打水漂了。判断哪个是拖拉机,哪个是电视机,实际操作起来往往是非常非常难的事情,本质是对未来的预判。

而未来由于量子效应和原子衰变by definition是个随机过程。股票走势和随机行走非常像,是有其物理依据的……

所以,金融工作其实是很难但也很必要的工作。因为有必要,因此必须有人来做。因为难,因此肯定要和人性bias不断抗争。

只不过可能做金融工作的理想主义者比其他行业会更稀少一点,更重要的是一个业务强悍的雇佣兵往往比业务一般的雇佣兵更容易带来危险。

古老的职业道德与个人道德的矛盾,在金融行业里体现得更突出漏骨一点。而且在复杂的金融工具之后,更复杂的个人道德应该把尺度定在哪儿,是个很难的事情。

我投资军火商,军火商卖出去的军火杀了个无辜的人,我作为投资人有罪吗?如果我买的是投资人的股票呢?如果我买的是投资人的期货呢?如果我是给买这个期货的人放贷款的呢?如果我卖给这个买期货的人一个房子结果房子被这个人用作贷款抵押呢?如果我只是给这个房子在墙上刷油漆的一个油漆工呢?

这么算就没头了。所以雇佣兵也有雇佣兵的道理:索性不算了,谁给钱多我就给谁卖命,谁承担那个外部性的惩罚算谁倒霉。

犬儒和虚无,说到底还是因为困难。

唯一的希望是降低金融工具的理解门槛,把金融产品设计得更简单透明可追踪,好让一个油漆工在刷一个房子油漆的时候就能看到自己的这一刷在未来有什么后果,并且记录下来他允许未来他这刷好的房子可以被用作什么不可以被用作什么。金融工具和金融产品的复杂性需要受到限制,限制不了的复杂性必须做出解释。只有让普罗大众都可以理解的逻辑才有可能成为公共善;关系到公共善的逻辑则必须通过教育向普罗大众进行解释。

如此看来,怎么向老百姓解释微积分和随机过程问题,将会成为一种重要的道德建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