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自由

先给自由下个定义:自由就是不需要伤害别人,也不会被别人伤害。

言论自由其实本质是一套强者哲学,它很霸道地假设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会自信自强到永远不会被言论伤害。这个假设在很多地方可能是基本成立的,但很多其他地方是不成立的。精神暴力也是暴力,而暴力与非暴力之间的线在哪儿往往有着巨大的文化差异。

自由本来是一个理性推理能得出的与人性相符的普世价值。西方却往往把它当做一种盲目的信仰一样去信受奉行,把自由变成了众多盲目信仰中的一种。自由与非自由之间的冲突本可以用理性的推演来解决,结果往往变成了信仰间的对抗,实际上是自己放弃了自由的价值普世性。

很多事情的解决往往不能只顾着强调表面上的原则对错,而要找到更深层次的原因。就像垃圾邮件太多不仅仅是邮件过滤做得不够好,而更多地是因为发垃圾邮件真的能挣钱。就像考试作业大量作弊不仅仅是因为学生道德操守不够学校抓得不严,而更多地是因为课程的设计太差学生或者动力不足或者想学也学不好。言论自由受到暴力威胁不仅仅是因为暴徒站在自由的对立面,而可能更多地是因为他们还没有自信自强到不会被言论伤害,还本质是人类文明中的小孩子。

我对恐怖袭击者没有任何同情。我只是希望人们相互的伤害会变得更少一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