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荣誉动物

和张老板聊了一下,就睡不着了。可能也和晚上做了点力量训练有关系。

人是一种荣誉动物,活在这个世上,除了吃睡繁殖,不过名利二字。张老板的逻辑是这样的,要改变世界,需要动员很多人,而这些人各自有各自的目的,但总的来说,都是为了名利。如果你要做的事情不能给他们带来名利,那么这个事情是很难做成的。

Human nature.

以前我总觉得凡是本质上提高生产力的东西,只要努力下去,最终总是能成事儿的;所以,最重要的是把心思放在怎么提高生产力创造价值上。但创业这事儿毕竟不是只要有了终极目标就可以了的,中间还有很多步骤也必须事必躬亲地一步一步来做,本质是要与时间博弈。只有管理腾挪好各种机会和风险,才能把一个理想做成一个事业。没有理想主义的创业走不远,只有理想主义的创业走不动。理想是一个不错的旗帜。一个好的理想能禁得住怀疑的考验,能招揽忠诚的干将,但却不解决各种吃饭的技术问题。可惜由于我们糟糕的教育,技术的习得常常与理想无关,而更多的可能是因为小时候装逼的需求,只是装着装着便装出了一条可以用来吃饭的道路。

理想不能当饭吃,装逼却能。人毕竟是一种荣誉的动物。

其实荣誉不全是坏事,甚至好处多于坏处。这世界上很多十分重要的事情只要发展到一定的复杂程度,结果的最终兑现便会变得漫漫无期。此时,由于难以进行绝对的度量,相对比较这种更简单的办法便成了很自然的选择,而有了座次,荣誉系统便自然产生,名利随之跟附。在心里建不起来一杆秤的时候,横向比较往往是最简单易行的办法,而荣誉,便在最终产品难以兑现的时候成为了人类文明最古老也最成功的虚拟产品,在这个社会上流通至今。

荣誉系统有若干问题:一、依赖人心人性评审的相对比较往往并不给出实际的最优解,存在巨大的系统误差。二、胜者永远是少数,大部分人都将注定被死神迅速收割。

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傻乎乎地前赴后继,用数量战胜质量,并且每个个体都觉得自己有希望成为质量。

用数量战胜质量其实是比荣誉更加古老的进化策略。在死神占绝对优势的远古,数量是唯一的质量。

只是,在人类文明已经发展到数量不再稀缺,甚至过度丰富的时候,人们还在使用制度利用人性的这些愚蠢推动社会进步,任凭大部分人在奋斗的路上被死神迅速收割,实在是一件怎么想都显得很愚蠢的事情。

是否有一种其他的人性也可以被利用作为推动人进步的引擎呢?比如爱?比如好奇?比如猎杀的快感?比如对合理化的不懈追求?

其实可能有些人喜欢玩游戏只是因为游戏中的机制所能给他们带来的各种捕获、视觉和猎奇快感大于现实世界的荣誉游戏而已,而那些现世中成功的人,可能也只是阴差阳错地生得比其他人对荣誉更加上瘾而已。

当然,最根本的其实还是吃饭的问题。一切能切实解决吃饭问题提高生活水平的技术和制度本质都可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困难的是怎么和这个现行的荣誉世界进行价值兑换。

价值兑换最难的,其实是尊重、理解和接受对方的价值,并且同时获得对方的尊重、理解和接受。而创业,创造价值只是困难的一半,而价值兑换则是困难的另一半。能创造价值的人很多,而能兑换价值的人却很少。人大多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要理解他人的价值世界,往往先要把自己心里的各种成见倒个干干净净,非常难的事情。人家分泌旺盛的激素你从来不分泌,人家有的神秘体验你从来没体验过。这就像要让男人理解大姨妈有多烦一样。

怎么创造价值,我可以试试。而怎么把价值兑换出去,我可以再多想想。最好是能遇到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