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不应该看伴侣手机?

继续我们的奇葩说系列。感谢老婆推荐的好节目。

这个问题的本质是,为什么人有隐私权?

大概半年前我也想不通这个事情?我在去年NSA出事儿的时候还在组里的邮件列表上问过这个问题。难道增加信息透明度和对称性不是好事吗?这样人们就都对真相更了解了,做事也更有效率了,判断也更公正了,多好?

当时问的结论是,大部分西方人也只是被教育说隐私权是一个重要的东西,而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重要。

很多人论证隐私权是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角度去说的。但是和生命权不一样,愿意放弃自己隐私,觉得自己(至少在伴侣或者朋友面前)可以坦坦荡荡问心无愧没什么可瞒着的人还大有人在。如果伴侣中的一方不在乎隐私,那么另一方就也必须放弃隐私吗?所以,要讲隐私权,光有对等原则是不够的。

我自己(觉得自己)想明白隐私权这事儿是今年夏天读《易中天中华史》的时候发生的。

隐私权的本质是自由。自由的本质是不需要伤害别人,也不会受到别人伤害。而不会受到别人伤害里面很重要的一方面是不需要担心会受到别人的伤害。一个人伤害一个人不一定是恶意的,有时只是因为经验不同背景不同信息不对称科学技术不发达而带来的误解。而这种误解有时可以立刻带来巨大的伤害,而需要很大努力很长时间才能把这个误解的威胁消除。生在红旗下而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父母特别担心你早恋,可学校你最能谈得来的同学却是个异性,怎么办?当然最理想的办法是能改变父母的想法,但这需要漫长的时间和精力,现下最好的办法只能是瞒着。隐私权给这个社会上的异类一小片自由发展的空间,而异类的自由发展往往是社会进步与创新的重要推动力。

那么伴侣呢?

这涉及到另一个问题,就是伴侣是什么人?很多人都觉得伴侣是那个世界上爱你的人,懂你的人,心心相印的人。父母可能不理解你,但是伴侣肯定理解你。

有个能懂你的人当伴侣当然是件幸福的事情,但如果觉得凡是伴侣就一定什么事情都懂你,那这纯粹是自己骗自己,一定是金庸琼瑶看得太多了。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没有谁是天生就懂谁的。相互的深入理解都是在长期的艰苦摩擦之下慢慢建立出来的,而这能在这长期的艰苦摩擦中挺过来,隐私权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工具。

如果想尽快了解伴侣的真实生活,多和TA聊点深入的话题,并少一点轻率的judgement,多给他一点自由,让他能尽快放下防备放弃自己的隐私权,恐怕是唯一健康有效的办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