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大部分政治问题背后往往都是经济问题。

香港问题的本质是大陆经济结构的畸形,导致大陆虽然有了和香港匹配的购买力,但很多商品和服务却是香港才有而深圳没有。这恐怕和是否回归甚至是否民主都没有关系。假如巴黎不在法国而在泰国或者韩国,恐怕都会出现类似的问题。

即便本质是经济问题,当香港老百姓觉得自己日子过得不如以前好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件事情永远是谴责政府。谴责的理由具体是什么,对不对,有没有道理,解不解决问题其实都并不重要。

香港从来就没有民主过。香港之所以成为香港,除了很多随机因素,最重要的恐怕还是因为其城市执政者的执政能力:开放的政策,明确的法律,便捷的政府服务,高效的决策执行,交通管理,公共安全,自然环境保护,城市规划,文化和媒体氛围等等等等。这些都和民主与否其实没有直接关系。

在经济全球化已经是定局的今天,人们只会越来越联通,而国界和区域界限应该只会越来越淡薄。在这样的大形势下,香港如果想回到原来的香港,必须要教给已经富起来的大陆怎么做好那些需要软实力才能做好的事情,帮助大陆进行经济结构转型,才能共同发展得更好。当然这也需要大陆首先有虚心学习的精神,而且本质是大陆人自己的事情,只有自己才能真正解决(所以在大陆推行切实的法制和民主远比香港要重要……)。如果做不到,大陆经济结构没有变化,即便香港明天就民主了也屁用没有,大陆畸形的经济结构必将进一步影响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而香港恐怕永远会是这场瘟疫的第一站。

当然了,民主还是个好东西,香港的民主诉求没有什么错。但是今天香港积累的民怨恐怕本质不是民主问题,也不是民主能解决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