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乔布斯传

一直断断续续地看。今天看完了。

关于开放和封闭的争论,本质的矛盾在于选择既是权力,也是负担。在原型阶段,测试的是想法,是需要开放的。但问题在于,原型设计其实是个技术活儿,而不是一个大众活儿。大部分热爱技术的人都是在玩儿。玩儿当然是很重要的起步,但并不能保证设计的质量。对于一个产品来说,设计者有责任为客户做出各种细节上的技术选择以保证产品的质量,而不是把太多可能的选择留给客户。封闭一体的设计,带来良好的用户体验,这是好事。但故意把螺帽搞成普通螺丝刀打不开的形状,不管乔布斯怎么解释,都是对他人的不信任甚至鄙视。

就像github上成千上万的代码,很多都是hobby一样,能做某个特定的事情,做得将将巴巴,但其实大部分很难真直接拿来用。大部分人没有那个专注,也看不到那个需要专注的需求,找不到那个需要专注的市场。因此大部分代码也就消逝在岁月里,只成为个人的练习曲。

为达成正确的设计而无情且不择手段,很难评价这种风格的是非。它短期内会伤害很多人,因为它强调执行,而没有耐心来微笑地和你慢慢解释为什么这个一定要这样做才可以,甚至它本身也在当时其实就没有自我了解到那个程度,但它一旦执行达成了,设计的正确性最终通过产品显现出来了,却能把整个社会装点到一个新的文明高度。

鉴别一个好的产品是困难的。大部分人其实不懂一个好产品为什么好,而通常是因为有判断能力的少数精英说好因此就觉得好。但另一方面,一个好产品区别于坏产品的原因在于,即便是鉴别,认同一个对好产品的好评还是比认同一个对坏产品的好评要更容易发生一些。就算这个世界可能是一个精英的世界,这个世界本质还是一个客观的世界。做产品不是奉承,不是奉承百姓,也不是奉承精英。

但做产品一定要伤害吗?乔布斯虽然无情,但恐怕也常常并不想伤害谁。至少,伤害不是目的。只是专注做事的人往往太少了。很多人只是把做事情当做生活的手段,而不是把成事当作最终目的。或者说,更本质的问题是认为身边的人当下的幸福感更重要,还是认为达到一个更高的理性和文明高度更重要的问题。这真是一个很困难的问题。爱和真理,哪个是更值得追求的呢?大部分人,不管能力如何,还是会多少犹豫辗转在两件事情之间吧。

爱和真理,可以同时是最终目的吗?这又需要多少能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