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机器

回到自由意志的问题上:如果有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孤立的机器,拥有上帝视角的你可以精确观察它当前的所有状态,却仍然无法预知这个机器下一时刻的状态,那么是否可以认为这个机器是有自由意志的呢?

或者换一个更熟悉一点的命题,在薛定谔的猫的实验中,我们是否可以说,那个具有放射性的物质选择了自己何时衰变,并因此间接地选择了何时杀死那只猫呢?

这两个命题其实有一些小的不同,因为对于放射性物质的衰变来说,其统计上是存在规律的,而对于前一个假设中的不确定机器,却并没有假设其不确定性存在可知的概率分布。然而,这个区别重要吗?

如果一个个体(或者一个孤立系统),从统计上看,如果重复其当前的状态,其下一个时刻的状态具有某种概率分布,但是对于每一次单独的实验仍然是无法预测的,是否可以认为这个个体其实也是具有一定的自由意志呢?或者说,你又如何知道这个个体没有自由意志呢?或者,如果存在两个孤立个体,其状态完全相同,你也知道其下意识个的状态具有某种统计上的概率分布,并且你知道这两个个体一个是有自由意志的,一个是没有自由意志的,你能区分这两个个体吗?

或者,是否可以这样说,自由其实只是自己对自己身体内部随机性的一种最早观察。我在我体内通过某种机制(物质的量子性或者对环境初态的敏感性)扔了一个硬币,正面的话我就动一动左手,反面的话我就动一动右手,没有其他人(或者任何个体)比我更先知道我会动左手还是动右手,因此我就是自由的?或者至少感觉自己是自由的?并且,我不仅可以随机决定每次动哪只手,而且可以根据对外部环境的刺激产生一个随机响应的程序,而在这个程序产生之后,只有我自己可以正确预测这个程序的结果(比如每次都动一个手,或者动哪个手有吃的就动哪个手)。所以,自由感本质是对自我的随机性的先知的一种优越感?但如果只是先知的优越感,那么一定要随机吗?随机性在这里的作用又是什么呢?

如果有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孤立的机器,你只能观察到它的一部分状态(甚至你可能其实对它一无所知),因此也无法预知这个机器下一时刻的状态,那么是否可以认为这个机器是有自由意志的呢?

事实可能是,作为有限观察者,或者生活在一个充满随机性的世界中,每个人都无法判断其他人是否具有自由意志。一个复杂的充满未知或者内部随机性的个体,对自己来说看起来恐怕就是一个有自由意志的个体,因为我们无法通过观察来区分它到底是有自由意志,还是只是有我们看不到的未知决定变量。也就是说,我们完全可以制造一个具有一定随机性的复杂机器,使这个机器看起来好像具有自由意志。

好,那么现在的问题则是,我自己和这个看起来具有自由意志的可以以假乱真的机器,又其实有什么本质差别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