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自由意志和个体责任

很多和自由意志的讨论都会和个体责任的罪与罚联系起来。这个讨论是说,如果人是没有自由意志的,那么人也就不能为自己做的任何行为负责,也因此一切处罚和奖励也就缺乏了合理性。

比如说,如果一个人杀了人,那么一般是要接受法律刑罚的。但是如果一个精神病人(比如脑袋里面长了个瘤)杀了人,那么他所需要受到的刑罚就要至少相对轻一些,因为他无法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对精神病人的宽容是合理的,但我觉得这只表明法律认为人的行为的决定系统有两部分,一部分是人的意志,一部分是人的生理性的非意志的部分。对于精神病人来说,他的意志是弱的,非意志部分是强的,而我们的刑罚只针对意志部分追究责任,而不会针对非意志部分追究责任。之所以对非意志部分宽容,是因为对非意志部分,我们即便追究责任也不能避免他们的消极影响,因为这一部分对法律规定是没有任何应激反应的,而相反,反而可能会加大刑罚对精神病人的压力,让精神病人们残存的意志部分变得更加自暴自弃,而不是通过鼓励加强对精神病人的科学护理,而减小精神病人非意志部分对社会的消极影响。我们的法律和规章制度约束人们的意志部分,使得它能最大可能地改善它们与所有人非意志部分的关系。所以,这是意志和非意志的划分。

但是这种划分并不需要事先假设意志是自由的,它只需要假设意志对法律和刑罚是应激的。看见法律规定杀人会偿命,所以一个贪生的人就不杀人,这种反应是一个没有自由意志但对法律法规有应激性的确定性的计算机程序也可以做到的。也就是说,个体责任对应的是意志对外部环境的应激性,而不是意志本身的自由性。实际上,对于每个个体的人,他的意志到底是不是自由做出其他选择的,我们作为他者其实完全无从考察,也不需要考察。只要我们假定他的意志对规则是应激的,并且他的意志对他的行为具有决定作用,那么我们就可以要求他的个体意志——无论这个意志是如何应激的——对他的行为负责,我们的法律就会是有效力的。这自由对于应激行为来说并不是必要的。

我并不是说法律的制定一定就是从功利性出发的。杀人是恶的,这本身是一个原则。但是法律之所以制定出来能维护这样的善的原则,是因为它符合了客观的因果:意志的应激性使得杀人事件出现的概率变小。当然,我主要想说的是,刑罚的正义性不需要假设人的意志是自由的,只需要假设人的意志对刑罚规则是应激的。自由意志只是应激意志的一种形式,而即便假设人其实没有自由意志,只要承认人的意志对社会规则有应激性,并且意志(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自己的行为,人就应该对自己的行为担负行为责任。而应激性本身其实是可以通过机械实现的,并不具有超越性。

所以,剩下的问题还是:到底什么样的意志,才算是自由的意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