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诡异的乐观

美国大学里有一种经常让人觉得诡异的乐观,似乎大部分美国人都崇尚一种特别积极向上做事给力的乐观态度,而且觉得积极乐观比稳当靠谱要更重要。很多中国人似乎就对这种文化氛围很吃不消。中国文人似乎喜欢清素淡雅,带点书卷气,岁月静好,稳稳当当地前进,不喜欢叛逆摇滚的那种闹哄哄。中国人觉得闹哄哄的人很傻,美国人却觉得不出声的人很木讷。挺奇怪的一种文化差异。这种主流文化推崇常常带来的一个附加效果是,即便你是一个不那么积极乐观的人,如果要在美国的学术圈子里混,经常也要装成一副积极乐观的样子。即便你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如果要在美国的学术圈子里混,经常也要装成一副喜欢热闹的样子。一种文化上的性格偏好,和学术技能本身本来没有必然直接的因果关系,却仿佛成了一种职业性的要求。蛮奇特的一件事情。

这也说明任何一个圈子里,即便是做技术做学术的,也不会和文化没有一点关系,因为一个人群终究会对身边合作者的性格带有一份不可避免的选择倾向。很多中国人在这么个氛围下经常就会觉得活得很累,不仅仅是因为语言的关系,恐怕更多是因为这种文化性格的关系。

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有人说要融入,可半路出家的融入的结果常常是自我认知的各种拧巴。

有人说无所谓,只要人牛就行。当然,在学术和技术的圈子里,文化性格并不是唯一的因素。如果一个人技术很厉害,当然也能取得成就,获得大家的一定认可。如果一个人资历本身已经在那儿了,喜好安静一点也没关系——这样的老教授似乎也有不少。但是,如果是没有资历垫底的年轻人,则正是需要用圈子里的广泛认可来证明自己。而且如果不仅要证明自己,而且要证明自己是圈子里顶尖的人才,那么就不仅需要显示出自己的过硬技能,而且要透过对技术的讨论显示出自己的文化亲和力感染力,这样才能比肩那些美国本土的同样拥有过硬技能的竞争者。这样的要求,如果是天生的文化性格不合,做起来就很难了。

尤其对我这么个经常被悲观情绪困扰,常常看到half glass empty的人,似乎就更难了。有些瓶颈真不是学术技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