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正月十四

国内已经十五了。

下次再狼人杀不去了,感觉不好,回来之后有点头疼,不知道为什么。

老罗说:

在餐厅给朋友讲我秒杀siri的语音助手新方案,嘴里全是“这是颠覆!”“所有大厂都会抄我们!三星苹果无一例外!”“会改变人们使用智能机的方式!”旁边俩服务员看了看我蓬头垢面神情亢奋的的样子,相视一笑。我心想,你俩以后也会按我设计的方式用手机,只是你们永远不会知道那和今天的场景有什么关系。

嗯,让我来猜猜是个什么吧。

  1. 响应的方式可以回语音邮件(除非指定马上响应)。主动和一个机器公开对话其实是件挺傻的事情。
  2. 请求的方式不一定要语音。比如可以收到一个会议邮件,就转发给这个虚拟“小秘书”,就能安排好日历。(我其实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自然语言的语音助手都有人做了,却没有人做接受自然文字命令的助手……难道文字不应该是更简单的么?嗯,其实也有人做了一些,这个人叫Google……)
  3. 可以指定为被动收听生活现实中的对话(比如当手机被放在桌上或者被插在车上的时候),然后以不太打扰人的方式请求插嘴(比如在锁屏画面上晃一个有语音消息的提示),插嘴可以是回答问题,也可以是开玩笑,接话茬。简单地说,就是做个捧哏的,弄成像那个会说话的猫一样的。但是这个要做到不扰人,就必须至少足够智能,可能还不那么容易……更好的办法可能是背后插嘴,发到语音信箱里,用户爱看不看。

好吧,我今天晚上的想象力就到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