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初十

老罗要发布ROM了。趁老罗没发布之前,把自己的看法抖出去好了。要是说错了就说错了。万一说对了,不至于被当作是事后诸葛亮。

先回答仙人的问题:ROM是什么?ROM相当于手机的操作系统。ROM原本的意思是read-only memory,手机的操作系统一般存在这么一段memory里面。其实手机里的ROM大部分也都是可以重写的,只是可能在系统运行的时候不能写,需要特别的方法刷一下。老罗说要做ROM,就是要基于Android现有的内核和框架,定制一款手机操作系统的意思,目标是PK掉iOS和其他Android。类比到计算机上,就是基于Linux的内核和框架,定制一个易用性很好的发行版,好能PK掉Windows和OSX。

再来回应晓磊的质疑。晓磊觉得老罗这个人对有不同意见的人态度经常很不好,一说话就把对方往死里说,因此这样的性格不能把握用户需求。我觉得老罗不是完人,性格上有很多不讨人喜欢的特点——或者我们就直接说是缺点好了——比如小心眼,爱吹牛爱显摆,得理不饶人等等。这些缺点在微博上和他平时的公开表现上都体现得很明显。但我不觉得这些缺点会使得他做不好手机。

老罗在微博上看起来态度比较不好的时候,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微博上有人得罪他了,他小心眼所以必须给以还击;另一种是他只是发表自己的个人看法,但是说得很死很坚定,并且经常把相反的看法直接斥为愚蠢,很多人就自觉对号入座了。这是他人缘不那么好的直接原因,本质都不是他的错。其实我揣度,他的想法很朴素直接,就是要与理性坚定地站在一起,这样他的产品才能吸引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精英们,并最终获得他们的承认;不讲理和感情比较敏感脆弱的人,他就不那么在乎了。从某种程度上说,他和我有点像,都是不屑于取悦别人的人。

但我觉得这对他做手机没有什么负面影响。做手机最重要的是执行力和对产品需求的正确认识。执行力我觉得老罗是很有一些的。对产品的认识,则并不一定是对广大客户所表达的想法的尊重和认同,而是对目标客户真实需求的把握和了解,除了要有一些方法之外,最重要的是要有清醒理性的头脑。老罗对客户服务本身的态度可以说是很专业的,这个从老罗英语培训的客服标准和实践上是可以看出来的。老罗也很清楚自己的性格不是做客服的料(多难得的清醒!),但是老罗的理性作风和执着态度使得他对手机客户的需求能有比行业内其他人相对要清醒很多的认识。

有证据吗?有一些,但是不是很多很充分。所以大部分我也都是猜的。但首先,老罗做手机有一个几乎是天然的优势,就是不是从技术出发的(而是从产品出发的,或者说是从市场的长远打算出发的)。做IT行业从技术出发似乎是很多公司的情节,因为毕竟IT是必须要靠技术吃饭的,而靠技术吃饭的人大都热爱技术。如果公司提供的本身就是技术服务,这没有问题。但如果公司需要直接面对没有什么技术背景的客户时,这就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了。从老罗关注手机设计时的角度,以及老罗在微博上问的问题(比如用手机习惯左手还是右手),以及老罗对一些手机设计上的讨论,都能看出老罗是关心产品的,并且几乎只关心产品,而对技术本身几乎没有丝毫的优越感。为了做一个好用的手机而做手机,而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技术牛逼而做手机(更不是仅仅为了分蛋糕赚大钱),这个潜意识里与其他IT行当里大佬们的态度不同,是我判断老罗最终会成功的最关键原因。当然,一个优秀的技术公司手下必须有优秀的程序员,但是掌舵的人没有任何炫技的冲动,这才能保证产品设计的最大理性,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再说执行力。老罗个人(堪称恐怖)的执行力恐怕(至少一部分)来自他的小心眼。但他团队的执行力却更多地来自理想主义。很多人不相信理想主义的力量,觉得现实才是有力的,理想都是虚假的。理想很遥远,看起来很渺茫,所以确实显得不可信很多;这些人的理解没有错。然而,最终打败人的往往并不是现实,而是人自己,因为一个人现实上的目标很容易就满足了。公司如果真做得好起来,财富真是说来就来,恐怕很快就会多到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花出去才好的地步(老罗的办法似乎是娶一个会花钱的老婆……)。财富刚来的时候,恐怕也是公司最危险的时候,因为个人的现实主义层面的目标已经达成了。这就像刚高考奋斗完考上了大学的学生会天天只想打游戏一样。维持一个团队在胜利中继续创新继续奋斗下去的,必须是要实现一些高于自己高于现实的目标。苹果的目标是做完美主义的产品,做世界上最好的电脑,提供世界上最好的计算体验。微软(曾经)的目标是让每台桌上都有一台电脑(基本已经实现了,所以微软现在在痛苦地转变着)。老罗的目标是通过实现理想证明实现理想是可能的——即便是在中国(这是老罗英语培训的使命和愿景辞,不知道锤子科技会用什么)。缺乏理想主义,其实是国内很多公司在执行上永远不能领先出招,而只能标着别人的屁股后面山寨的根本原因之一。没啥追求,只想挣钱,当然抄一抄是最容易的。

认识理性加理想主义,我觉得这已然很无敌了。营销——这简直就是老罗的老本行,何况和产品质量和公司执行力相比,虽然很重要,但还是比较次要的。和政府以及社会各种部门的谈判,已经有不少前人的经验,应该至少不会更差。老罗还需要防范各种路数的抄袭打劫——可能会有类似砸冰箱的创意活动?

老罗做手机就一定会成功吗?我其实也说不好。首先,做用户体验设计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情。往往自己以为知道用户是怎么想的,但是其实大部分用户不是。这个事情,发布会之后就知道了。其次,如果国内1-2年内不知道从哪儿出现了一个和老罗一样认识理性,一样高执行力,一样理想主义,一样会营销会维权会讲笑话,却没有老罗那些性格缺点而更有亲和力的人。这个人也拉了一个优秀的团队,力图做一款世界上一流的手机呢?老罗没准就该败了。但是,别说冒出这么个人的概率并不高,就算奇葩出了这么个人才,做个电脑操作系统什么的,然后争取和老罗合作一下,恐怕也是更好的选择。以国内市场的竞争程度,恐怕还远没有激烈到非要两个理想主义之间你死我活的程度。

嗯,就说到这儿吧。都是个人猜想。Opinions are cheap。走着瞧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