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义务教育

链接(墙外)

不是所有教育需要所有人都必须接受,但是是不是有些教育需要所有人都必须接受呢?

税收作任何事情本就是强制性的转移,但是是有积极意义的,是对市场体制不足的补偿,并不是简单的掠夺。富裕的人有责任供养穷人读书,受教育不仅是个人投资,而且有丰富的个人之外的对社会的积极影响,有很多看不见的难以纳入的社会收益。从富人要承担更大的社会责任来讲,应该富人来出钱供养穷人的教育。

如果非要用掠夺这样的词,那么其实尼采早就指出了道德本身就是弱者对强者的公开掠夺。生活在一个社会上,没有人能逃避对别人的责任。即便是在机会公平下通过完全正当的手段成为了强者,也需要对结果公平作以适当的补偿。不补偿的结果就是差距拉大,误解频繁,农民起义,暴力推翻你们哪怕是在这些再机会公平下通过完全正当手段过上好日子的少数人──事情其实是很简单的。受教育是敏感议题,是一般穷苦人改变自己境遇的简单出路,不可不察。

至于统一的免费义务教育对因材施教的不利影响,确实是一个问题。但是我觉得把教育完全交给市场也并不是理性而明智的选择。毕竟理想中的因材施教应该是人本位的,而不是金本位的。如何有效地进行因材施教,合理分配教育资源以发挥每一个学生的最大潜能,我觉得仍然是现代教育体制面临的巨大问题和考验,并且在中国似乎尤其显得严峻一些。教育必须走向全面化和多元化,但并不是全面市场化。

最近经常能看到一些这样的站在富人和强者的个人利益立场上的文章。日益增加的贫富差距和贫富矛盾除了推行市场经济之外,未必没有意识形态上的一些原因;中国是个人情社会,体制保障是不健全的,法律力量是有限的,人的观念往往也会起到巨大而直接的能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