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

WordPress升级了,比之前好用了一些,索性写点东西吧。也好久没写什么了。对了,咱的评论又打开了。

晚上和晓磊很愚蠢地吵了一阵子,关于古典概型是否应该被扔到垃圾堆里,一个其实很无所谓的问题。吵完了之后头疼,睡不着,后悔不已。后悔倒不是因为失眠,而是因为自己的又一次无用的争吵。

震哥对我说,你就总是觉得自己是正确的。我的理解是,其实他是在说,你说话的时候,总是有一股想证明自己是正确的劲儿。震哥说,你并不总是正确的。当然,大家都不一定总是正确的。但摆事实讲道理,大概总能离正确的结论越来越近一点的。

但更可怕的其实是,一旦你摆出了一副要证明自己正确的架势,其他人往往就不会再听了。听的人如果持的是一样的观点,或者就不在乎其中的是非,为什么花时间欣赏你这番口舌呢?听的人如果持的是相反的观点,为什么要听你来反驳动摇他呢?如果一个人好端端地就一个劲儿想证明自己是正确的,作为一个听众,默默走开简直就是常态了。

所以说,其实我身边能留住的朋友都是特别好的听者。他们没有走开,定是有一些异于常人的善良。

达成有效的沟通往往比捍卫正确是更重要的事情,也常常是更难的。真实的人性有万千可能。世界上有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厌恶,就对应地有一千种心理防御。真相要抵达人的心灵,需要的往往不是外界对真相的讲述,而是人本身对其现有知识体系的怀疑。要去搭建一种架构,让一个原本幸福安乐的人从此开始怀疑人生,这活儿简直是劳心劳力而不得好死。所谓哲学家,就是一些宁可痛苦也要活得清醒明白的人。可假若一定要如此痛苦,那还能叫幸福吗?

我和晓磊说我吵得很累。晓磊说我变了。晓磊问我,你还相信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吗?我说我还愿意审视自己的生活,但别人的生活是别人的,人家愿意怎么过怎么过好了,值得不值得过不由我来评说。

也许我也应该学学怎么讲故事。这样能和人沟通更容易一些。

老板Stefan Savage就是个很会讲故事的人。会讲故事在学术圈是个巨大的有点。因为会讲故事,文章写得更好看,就更容易被会议录取。因为会讲故事,在会议上受人欢迎,就更容易认识更多朋友了解更多信息把握更多机会和资源。我问我的另一个老板Geoff,Stefan讲故事的本事是怎么练出来的。Geoff说,那是天分。所谓天分,就是虽然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努力在这方面多少有所提高,但是有限的时间下,付出同样数量级的努力,即便你其实付出的更多,也很难超越那些有天分的人。

中国人总相信勤能补拙,相信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我以前也多少这样觉得。我也愿意这样觉得。这至少给人吊着一点希望。但有一次在《非常了得》上,看到一个小姑娘有一个特异功能一样的本事:她看到一个汉字就能很快地数出这个汉子又多少比划,大概平均一秒一个的速度。她还有些地方与常人不一样,比如她在运动一个手的某个手指的时候,另一个手的手指也会不由自主地跟着运动。有人猜测是她的左脑和右脑之间的连接有了一些特异的地方,导致她的神经系统左右脑相连地比别人多一些,于是负责形象思维的部分和负责抽象的部分交流更快了一些。但这只是猜测,具体的原因还不得而知。只是这神奇的本事,恐怕真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天分。既然娘胎里能带出数笔画的天分,也把不齐能带出个讲故事的天分之类的。娘胎里带不出来,还有童年的各种经历和遭遇呢——不由自己做主的事情多得是。所以,恐怕天分这个东西也还是有的,不总是勤勉就能战胜的。

因为有一个仿佛天生就这么会讲故事的老板,所以我经常对讲故事这事儿觉得沮丧。更何况英语还不是咱的母语。

天分是复制不来的。不管我怎么努力,我这辈子是不会像Stefan那样会讲故事了。但或许我也不需要想着去复制什么。我如果注定必须学会讲故事,那我讲故事的方式一定是和我老板不一样的。我学习如何讲故事的途径也一定是不同的。有些属于自己的路只能自己走,路上的问题也只能自己来琢磨回答。博士离圆满还有一阵子,讲好故事这事儿还是应该继续试试的。

也许有时间可以多读点书,听说可能会有帮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