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黄金时代

高晓松最近一期晓说说八十年代是黄金年代,之后就都走下坡路了。

我对这个说法很反感。

那个年代,大家肚子都吃不饱,除了扯扯理想就干不了什么了,于是才有各种相对来说比较纯粹一些的艺术。日子苦才需要梦去支撑,想象中的美好是吊命的稻草,没有不行的。

当然,有了一些不错的艺术,这很好。但日子过得好起来一些了,吃饱喝足了,艺术自然而然地顺应百姓需求失去了苦难时期的理想价值而更多体现为娱乐价值,这不是走下坡路。

我是不相信所谓的什么英雄什么大师的。在历史中真正闪光并起作用的是思想,而落款的那个虚名姓张还是姓李恐怕只是一个历史随机产生的结果。

让我们忘记理想的并不是时代的变迁,而是人性在舒适之后很难自我抵抗的无聊堕落安乐。这份慵懒,在哪个时代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有些时代的人没有这份奢侈罢了。

人文需要回答的问题有很多。在百废待兴的时候如何重建价值体系自然很重要很伟大,但是在奢侈糜烂中如何超越人性自带的懒惰、偏执和虚荣而坚持追求理想主义,恐怕才是一个更重要,也更困难的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