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女双消极比赛的问题

我发现观察羽毛球女双因消极比赛被取消资格的讨论是个很有趣的事情,完全不亚于《公正》里讨论残疾人打高尔夫是否可以坐小车代步。我来罗列一下各种论点:

  • 队员显然是消极比赛,故意输掉的。
  • 而且消极得很难看,全是各种故意失误丢分。没有喜欢羽毛球和体育运动的人会喜欢观看这样的比赛。
  • 但是根据观众的喜好来进行规则判罚,就相当于是承认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最终要义是要取悦观众。这个似乎并站不住脚。
  • 所以,如果出了问题,不应该是因为观众不喜欢,而是因为这不是体育,有违体育精神。
  • 但如果说是体育精神问题的话,那么不全力比赛在比赛运动中是普遍存在的。如果游泳运动员在游泳初赛中可以在确保出线的情况下输掉小组第一,那么羽毛球运动员也应该可以在确保出线的情况下输掉小组第一。为什么前者大家可以接受,而后者却要受到处罚?故意不全力游泳和故意把球以更轻松愉快的方式打出界打下网似乎在原则上讲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 游泳运动员可以说是为了保存体力。羽毛球运动员也是为了避免在比赛中使伤病恶化。
  • 所以,如果从体育精神的角度考虑的话,这处罚恐怕是不能自恰的。
  • 当然,也可能是游泳其实常常没法说清楚运动员到底全力了没有,估计自由泳比赛的时候跳进水里狗刨的话也是会被处罚的……
  • 有人转而批评消极比赛的动机,说都是为了要避免来自同一个国家的选手会过早会师。
  • 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比赛的赛程机制没有考虑到来自同一个国家的选手所组成的国家代表队也是一个团体。
  • 那么,比赛的赛程机制设计时有义务考虑这个吗?
  • 这就必须要讨论,奥运会的最重要目的和意义是为了证明和展示个人的体育水平还是国家的体育水平。
  • 根据奥林匹克宪章,了奥运会的目的是:the joy of effort, the educational value of good example,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d respect for universal fundamental ethical principles. 别说没提国家也没提个人,就和赢几块奖牌似乎也没啥直接关系……

就像桑德尔说的,在讨论世道是否是公正的时候,我们其实无法回避“这个世界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以及“什么样的存在是好的?”这样的问题。自由主义确立了一些讨论的底线,但是相对主义是不能完全解决问题的。

嗯,补充一下邹欣老师给的参考:这四对组合被认为违反了世界羽联的运动员行为条例第4.5和4.16款,即“未尽全力去赢得比赛”和“做出了明显有辱于或有害于羽毛球运动的行为”。

不知道游泳有没有相关类似的规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