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假期

假期没有如自己以前声称地那样看完Latex Campanion和《复活》。买的周国平的书也没有看完,总觉得这个人有点——至少是在写那几本散文书的时候有点——太自恋了。但是,看完了《菊与刀》,虽然很薄,算不上什么伟大的战果,但是还是挺好的一本书。

假期是一个留给思考的时间段,可以想平时太累所想不明白或者不愿意想的问题。这个假期也确实想了不少,想的都有点累了。

忽然又觉得挺迷茫的。人生的那种荒谬感又扑面而来,而幸福感又荡然无存。其实并没有什么无法忍受的不顺利,只是总觉得有些事情并不自在。东方社会常常都会这样,人不容易快乐吧。就像《菊与刀》里说的,日本十分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因此会活得有时很小心也很疲惫,解脱之道是放肆的享乐和无我的悟禅。中国或者可能也有点这个样子,或者至少长春人会有点这个样子吧。比如老爸,对日本人算是比较痛恨的了,但是思想与《菊与刀》里面的日本文化倒是常很符合,大概也是受爷爷的影响吧。爷爷是接受日本式教育的人,到现在还不愿意承认日本对东北是具有侵略性质的。

有些文化上的东西,常常都是说不清道不明,不讲道理没有理性可言的,造成莫名的冲突,又因为血缘关系而无法躲避,带来深重的影响。所谓传统,大概就是这么个东西吧——未必一定要求人人通晓,但是不可逃避地要求必须践行。其偏执常常强硬的不讲道理,仿佛亘古的真理差不多也不过如此一样。对怀疑者、否定者和创新者的不宽容,大有宗教的意味。

几乎每次回家都会感到这种压迫。家庭生活也成为一种博弈,一种勾心斗角。本都是善良的人吧,是误解和差异埋下了憎恶的种子。与人交往,哪怕是家人,也常常让人异常的疲惫。不知道米国又会是个什么样子。

有时可能还是要存一些属于自己的宁静角落好让自己可以暂时的休息吧。在那个地方,没有人再希望你为他们做什么,不需要陪人喝酒,不需要陪人逛街,不需要给人打工,不需要为文化差异而费力解释,不需要看着别人的脸色暗自思忖需要什么样的用辞什么样的语气需要在发表自己的不同意见之前先怎么肯定别人一下以免打击别人引起不愉快而又戴上个不礼貌不尊重抢占道德制高点的帽子。在那个地方,大家都善良真诚理性而自然而然地温柔,说出的话仿佛都是心中流出的泉水。在那个地方,泉水都很清澈,没有颜色。

我需要一个能度过心灵假期的地方。

或许也是我的语言有时太锋利了。或许应该好好体悟一下小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