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也聊聊科研

1. 看到这篇文章:http://blog.renren.com/blog/354471390/727065165 咱也聊聊科研?

2. 老板和老板之间差别往往很大,远大于学校和学校之间。无论出国不出国,选老板都要谨慎。要争取弄清楚老板心里到底想干啥。是想发文章拼终身教职?是想扩张实验室?是想拿诺贝尔?是想开公司?还是想教出几个好学生?显然,不是所有老板总做事那么professional的,不同的学术动机会导致不同的指导风格。研究做不下去的主要原因常常是对老板不了解。

3. 也要弄清楚自己做研究到底想干啥,而且了解自己恐怕是更重要的。是想弄个学位?想做学术?想要更好的生活?没想好未来需要过渡一下?我觉得比较悲哀的是,很多人从小学知识做学问都是被老师家长各种画大饼支撑着的。文中的逻辑仿佛是,选择做研究是因为觉得科学家是个崇高的职业,科学家都是聪明过人的人,因此成为科学家不仅能证明自己比别人聪明,而且能因为这个职业有超过别人的道德优越感——基本都是各种长辈从小就灌输给无知可怜的我们的谎言。真相是,科学家本来就不是什么崇高的职业,就没他妈的什么职业是崇高的。任何行当里面也都有聪明人,只是由于行当不同而影响范围不同而已。而且,人与人智力上的差别,在个人的事业发展中,我觉得,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从长时间的尺度看,起主要作用的,往往是动机、心态和对这个行当的认识是否清醒,是思考、判断和信仰。事实是,没有什么职业是崇高特别的,但任何职业都有一些伟大的做法,而说起来,恐怕无外乎清醒认识客观事实本质,但却仍然相信一些超越个人得失的美好事物的可能,并脚踏实地坚韧不拔孤注一掷地为这个可能付诸行动。知易行难的事情。

当然,要真追究责任,恐怕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中各种教育者灌输的幻觉和谎言自然是罪魁祸首。然而,每个个人的盲信和虚荣也一直为这些幻觉提供着不可缺少的养料,以至于长期以来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从来不曾问过想过怀疑过,直到最后在冰冷的现实中不得不价值观彻底崩溃。这也就不能全怪环境里的他人了。

4. 关于学术圈的腐败现象,我觉得文中说的大都是事实,但我不觉得这文章里说的很多分析是学术腐败与无能形成的关键。美国学术恐怕是世界领先的,但如果看看美国的学术圈,也照样是个差不多的江湖。

A1. 只知道埋头做学问而不知道传播的,在哪儿都照样饿死。我老板Stefan曾经教导过我,做研究,一半是做好的东西,而另一半是告诉这个世界自己的东西为什么好。传播本身是一个中性而重要的技术。当然,有不少人做的东西并不好,不过很会传播,于是到处招摇撞骗,也似乎能混得不错。但这些人的错不是因为他们传播手段高明,而是因为他们做的东西不好并且不诚实。如何干掉这些骗子呢?我觉得方法基本只有一个:把他们高明的传播手段学来,用来传播真正的好东西。

A2. 哪里的权力都必然要寻租。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怎么办?两个办法。内部分权制衡,外部引入竞争。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谁好使谁上,不行的都去死。还愿意去冒险寻租的,就让他们去寻好了。当然,推动政府分权,不是一朝一夕那么容易的事情,但国际上的各种虎狼却已经是现成的。开门放狗就是了。改革开放万岁!

B. 有江湖的地方都有派别,都有左中右。Collude只是因为搅局的太少。科学研究可以分工,科学知识却没有明显的边界,科学思想方法更是基本只有一个:怀疑批判加上摆事实讲道理。看来国内钱很多而懂行的很少嘛。别急,搅局的可能马上就要来了。

C. 首先,实用主义是一个问题。招摇撞骗虚张声势是另一个问题。关于后一个问题,请参见A1。这里只说实用主义。

我觉得。民富之前,本来就不该去fund什么“扎扎实实”的基础研究项目,而当然应该去fund和国计民生有关的项目,当然越实用越好。倾举国之力去搞个对撞机验证粒子是否超光速,同学您开奥运会呢吗?基础物理、数学、计算的很多funding,恐怕其实都是一战、二战、冷战的直接结果。真当自己很超然物外呢?当然,做学术是不能太功利,以至于急功近利,没有长期投入和反复迭代,恐怕是做不出东西的,这是学术的运行规律。但是这不是说拉funding的时候就可以不谈实用了。恰恰相反,实用是必须谈的。风险投资不是说什么有风险就投什么的。

D. 据某些教授说,拿NFS的funding,基本要自己已经做了50%甚至80%才能申到。探索之前要拿地图,天经地义。创新不是瞎猫碰死耗子,不是纯靠信仰一路往西就能取到真经——何况人家取经还知道要往西走而不是往北走。在走入未知的原始森林之前,至少Google Map一下,这不是很过分的请求。

E. 关于“共同申请”,这样分工挺好啊。擅长申钱的大老板去申钱,擅长做研究的小老板去做研究去折腾。大老板要是看错小老板了,最后到头来砸掉的是自己的名声。

F. 有钱了都难免想做风投嘛。如果无脑扩张就能中奖,那么做研究可能也太容易了一点。这样的无脑老板该当回避。

5. 关于验收。参见4.B.

6. 关于研究生论文。这真是挺神奇的一段。前面还说觉得做研究崇高,做研究的人聪明,可是一说到写论文要毕业的时候,却又成了谈何容易而不敢冒险了。真是虚荣而懦弱得如此之赤裸裸。浪费大量科研资源和宝贵年华的,不是培养制度,而是这些学生的只是想混个毕业的心。教授要争取发高水平的论文,不管到底图的是啥,都是天经地义的,就像所有经纪人的职业目标就是让自己手里的艺人走红成名一样。

当然,学生想毕业没什么错。资源也不完全是浪费了,没有革命性的贡献,也有incremental的贡献,也很好。而且,总会时不时有那么几个异类,他们做研究生,就不是冲着顺利毕业去的。

论文是硬指标也没什么错。硬指标总是要有的,只要不是只看硬指标而根本不看论文内容和质量就好。这就要看评审的到底是不是负责的专家了。

7. 一个不成熟的国家,当然是个做事情更险恶的地方。回国的科学家也自然要花更多的时间去打理学术环境。而且打理好环境,从长期看,其实是个功德无量的事情。不要那么短视功利成天就想着明天就要拿出国际水平的成果。把环境打理好,好成果总会有的。自己赶不上好环境,还有自己的学生呢。世界水平的成果有几个都是虚荣,改善国内学术环境却是真实地改变世界。

都研究生一把年纪二十大几的了,就别扯什么宝贵年华纯真梦想了。真实世界很混蛋。人该当拿起投枪去战斗。

8. 这让我又想起那个故事。两个卖鞋的商人来到非洲一个部落,发现这里没有人穿鞋子,一个人垂头丧气,觉得没有商机,而另一个人却兴高采烈,觉得商机无限。心态高下立现。我老板Stefan解释他当年从偏system转到偏security时说,在不成熟的领域往往更容易做出突破性贡献。天朝多少富裕起来了一些,终于能买得起设备了,正急需科学技术推动经济结构转型,但水平还一直很落后,有人就开始垂头丧气了;我倒是觉得机会很多。“人老珠黄”的人恐怕终究是靠不住的。那些想靠往脸上贴金而从各种大潮中分一杯羹改善生活的,就让他们去好了。一些很正常的交易选择而已,没什么帮不帮美国的。

综上,学术圈这些事儿都不是什么怪现象,相反,都是在这个发展阶段最正常不过的现象而已。愤世嫉俗是一种慢性自杀,所以,想退学就退吧,恐怕当初早就该去做点自己真心喜欢做的事情而不该去念什么研究生。学术圈还有人在呢,就不用担心了。祝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