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梦断代码

今天看到老罗在招人,于是心里就格外瘙痒,以致失眠。冲动是明显的,急需被泼冷水。但泼冷水这个技术活儿,恐怕身边这一圈子人里,还是自己最擅长一些,所以还是自个儿来吧。我这么固执的一个人,别人冷水的温度恐怕也是指望不上的。

当年软件工程课,邹欣老师让我们读了一本书叫《梦断代码》。讲的是一群世界上最优秀的程序员,凑到一起,有几乎无限的金钱支持和时间额度,目标写一个日程管理程序,结果却几乎彻底失败了的故事。其实当时我也没弄明白为啥那个项目就失败了。邹老师当时似乎也没有讲,或者至少没有讲清楚。但反正,失败了。书的题目翻译得挺好:梦断代码。会写代码的人吧,他就总想跃跃欲试,想改变世界,可是有很多青春最后就断送在这无妄的英雄主义浪漫主义的梦里了。而且,还死得不明不白,到头来总觉得自己其实没有错。

前几天讲微软的HomeOS,然后老板说,普适计算的梦其实人们已经做了n多十年了,而且说实在话,似乎没有任何技术瓶颈,基本就是一些简单的通讯和逻辑的实现,但为什么现在仍然只是少数geek的爱好呢?本质上来说,是因为就没有什么突出的卖点。像HomeOS这样的技术,自动帮你开灯关灯,开窗帘关窗帘,除了刚装上的时候看起来有点酷之外,卖点实际上最终只有一个,就是高效方便。它如果要流行开来,除非它做到一点:就是它真的自动化到能把你从繁琐的家务中解放出来,从此提高你做事的效率,减少你做事的断点。然而,这其实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情。因为,开灯关灯拉窗帘这样的事情,本来就已经极其方便了,对于用户来讲,传统途径顶多也只是几步路加一抬手的事情,而真配置维护管理一个自动化系统,不管是怎么设计的,开销总是看起来如此之大,配置步骤总是如此之麻烦,而且还会引入各种未知的不确定因素。不管HomeOS这样的东西能做到多好用多牛逼能完成多复杂的动作,让人花这么多精力折腾一个HomeOS之类的东西,只做那么简单的事情,如果没有geeky的兴趣支持,显然是得不偿失的。

什么时候HomeOS才会真正可能变得popular呢?Geoff的观点是,它不仅要能自动处理开灯关灯的指令,而且要能理解你的心思,要能像一个伙伴一个管家一样帮你打理好你的家里的各个细节,要能十分了解你,甚至在你还不清楚自己下一步想做什么的时候,它就已经猜到了。程序的智能要做到比你自己还要了解你自己,HomeOS才可能有实用价值。而这个难度,就不仅仅是通讯和计算的问题了。什么哲学、美学、心理学、营养学……那就没边了。计算机科学的未来,就是做这个。至于怎么优化hadoop的性能,本质将都是为这个服务的。

回到梦断代码。同样的,一个日程管理系统,即便它再智能再完备,能给你的东西也未必会比一根笔一张纸多多少。一个人的日程最多能有多复杂?而维护一个电子日历其实又是一个多麻烦的事情。人只有事情真多到杂到一个自己真心记不住的份上,这种电子日程系统才会真派上用场,而日子过得这么杂乱的人又会有几个?又哪会有心情去收拾配置日历?去用心发现原来它还有这么一种视图是作这么一种用途的?

我自己会用到电子日历的时候基本只有两种情况:一、需要给老板设日程,因为可怜的老板们通常都特别忙,忙到永远只能活在当下,以至于没有日程提醒基本过不了日子。我想,在没有电子日历的年代,他们恐怕也一直是被各种人来回推着转的。二、强迫自己养成某种自己想养成的习惯。

然而,当时《梦断代码》里的那群程序员,恐怕实际上并不真正了解一个电子日历给人们带来的是什么。他们只是发现自己可以把日程安排这样的东西数字化,从而看到了一种实现自己价值的可能性。然而,他们并不懂,他们的价值并不在数字化本身,而在数字化所能带来价值和效益。而这个价值和效益,是与日程安排在现实生活中的作用和实际意义紧密相关的(比如提醒记不住的东西,和督促人养成习惯),而与许多fancy的具体技术细节(比如如何从邮件里智能识别一个日期)其实是关系不大的。

同样的故事,还发生在各种其他类型的计算机软件硬件设计上,比如各种社交论坛、各种文字编辑器、各种编程语言、各种操作系统、各种设计模式、各种手机笔记本……所有商业上的hitter,都不仅仅是因为技术高超(甚至有些也只是技术刚刚说得过去而已),但是成功案例都几乎无一例外地是瞎猫碰死耗子一般地充满神秘色彩地碰到了千百万大众生活的某个G点,于是就那么火了。可惜的是,大部分产品火了之后被人拉出来布道的时候,听起来就没几个靠谱的了,完全是赌徒的路子,怪不得叫风投……技术,够用就行了。真正需要琢磨的是人、社会和自然的方方面面关系和需求应该如何可持续发展地数字化和量化。

最后,再说个我自己的故事。很长时间一来,我一直很想要一个称心如意的日记本程序,来帮助自己码字话痨梳理自己繁杂的思绪。我尝试了无数软件,有大有小,有本机的有云端的,而且自己还亲手写了不下五个,win/mac/linux都写过。但没有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直到最近我才终于明白。我原来一直想要一个能自动帮助自己表达想法的程序。而一个日记本程序,能缩进、能排版、能自动保存、能简洁舒服地显示、能有漂亮的字体和合适行间距、能和网上同步,这些都是容易实现的,也都是极其简单的。而最难的部分——把脑袋里的思绪整理幻化成通顺漂亮的文字——这个东西似乎还是一个程序现下无论如何都无法完成的。一个笔记本电脑毕竟不能去直接读你的脑电波吧……但如果没有这个功能,即便有一个再好用的日记本,也永远是隔靴搔痒,因为码字仍然是一个痛苦的事情。

好,回过头来,同理,罗永浩要做手机,手机本身的软件硬件技术美工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手机在人们生活中当前用途和潜在用途的深刻理解和洞察。老罗恐怕本身恐怕也是知道这点的,所以他并不强调技术。然而,这本身是一个十分困难的问题。就算老罗审美过硬,但一切外观和UI设计最终都将为功能服务,而似乎仍没有过硬的证据能证明老罗对手机的功能有任何远超越同行的洞见。决定一个商品成败的最终是市场。而市场并不会单纯为优美的外观而买账;最终卖的还是易用性。而实现易用性的大幅度超越又谈何容易?而你,为了这个致命的不确定性却要牺牲一大堆几乎完全确定性的美好和幸福。何况易用性这个艰难的以人为本的学术问题,恐怕到头来终究仍然是难题,就算错过这次机会,也恐怕不差这几年。一个正直有魅力的老大固然难求,但老大其实总是可以自己去做的。所以,孩子,选择要冷静。还是把PhD先拿下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