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见人士

最近陈同学闹出一些事情。我也借机聊聊我对这群人的看法。

这是一群人是谁呢?一般来说,他们标称向往自由民主人权,喜欢说话,尤其喜欢说政府不喜欢听的话,也可能是正因如此,经常会被政府和权力关照。他们有很多名称:异见人士、人权活动家、极右分子、反革命、反政府、持不同政见者……嗯。

我很讨厌这群人。我承认他们有他们言论的自由。但他们的言论,我几乎没有喜欢的。

开骂之前,先试着为他们充分辩护一下。确实,他们反应出了一些社会上不愉快的事情,颇为符合这个社会上经常不愉快的心情。他们为这个社会标出了不幸的边界,让我们知道在这个混蛋的世界上最悲惨的可能是被搞成什么样子,在反右文革等等历史事件之后不厌其烦地再重新为我们确认了一下:哦,原来话不总是可以随便说的。

但这群人恐怕也就这么点是处了。其他的,是一身的毛病。

首先,他们的提议基本都是空想。比如说,他们说,多党执政好啊,能相互制衡权力,能互相观点掐架,然后老百姓就能渔翁得利。理想很丰满嘛。但是,请plot一下中国各种政治势力的人数分布、经济收入分布和军力分布,然后观察一下结果,是不是和中国民族人口分布很相似?是不是一家独大,花边可以忽略不计?是不是一个highly skewed的long tail?好。那么,您想搞联邦政治,但国内客观上却只有一个主要政治势力,您从哪里再变出一个反对派来呢?需要多长时间呢?需要多少资源支持呢?从国外进口一个来?如果说倾全国之力下个西洋或者搞个奥运会是劳民伤财的事情,那么再刻意搞一个政治势力出来是不是呢?

所以,我觉得这是这伙人一贯的毛病,就是把一个很美好的理想放在那儿,但是从来不探讨现实上如何implement。理想存在的目的,对于他们来说,仿佛不是用来指引,而只是用来杀戮。这便是我讨厌他们的第二点:我怀疑他们动机不纯。这群人之中,也似乎有不少人读过不少书,知道不少名词儿。他们真的不知道不能空谈理想吗?他们真的感觉不到自己是在空谈吗?我猜不一定。但我觉得,他们恐怕心里其实也并不在乎自己的想法是否可能得到落实,终究会不会得到落实,而是只是喜欢和政府对着干而已。原因很简单:他们是被政府深深伤害了的一群人。你政府不是不让我生娃么,那么你就是我终生的敌人。既然是敌人,那么说法是对的还是错的,是可行的还是不可行的,是和理想一致的还是自相矛盾的,就都不那么重要了。一切说法都只是武器,让敌人难受才是最重要的。像方舟子一样,他们从来不会进行自我否定,不然不就算认输了么。他们虽然打着理想理性良知的旗号,但是想要的恐怕是战争和复仇,而不是和平和发展。

前两点下来,我觉得他们从理性上就已经没什么看头了。但是不靠谱的东西,有时至少也可以当娱乐笑话,看个热闹。这就要说我的第三点,在我看来,他们卖相经常实在是太难看了。基本一出场就是绵延不绝的苦情、控诉和愤慨,简直缺乏基本的娱乐精神。既然是打着理想的旗号,那么应该多畅想一下美好的东西嘛,多说两句I have a dream嘛,或者开两个玩笑也好啊。心中还有理想的人应该是幸福的,你们总哭啥子呢?讲个笑话呗?

综上,他们的理想经常是空想的,动机恐怕是不纯的,卖相往往是无趣的。他们以最不幸受害者的身份,承载上了百姓对生活的各种不满,幻化为一个个愤怒的符号,被人消费,被人投掷,也被人驱逐。他们愤怒了快25年了,浪得了一些斗士的虚名,可我似乎也并没看到他们愤怒的价值观如何改变了这个世界,而似乎就如祥林嫂一样,在儿子被狼叼走的故事中慢慢地走向了消亡,成为了这个社会这个时代的牺牲品。这多半是因为这个混蛋世界给他们带来的不幸,少半恐怕也是因为他们自己的选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