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学的关于《亲密关系与价值逼迫》的讨论

我:您给的回复,我怎么觉得有点虚无主义和不可知论呢?不能保证结果是好的,因此就放弃努力产生好的结果。
友:不是,是努力产生好的结果,但是并不希冀于结果。我多积极啊!
我:嗯,但亲密关系的期望在某些关系中是普遍存在的,是不是?您的意思就是说,痛苦实际来自于这种错误的期望喽?但是能不能说,没有期望,努力常常都是不彻底的呢?
友:这我可不知道。痛苦的来源很多啊……没有期望,努力常常不彻底这个确实是这样。但是不表示没有期望努力就一定不彻底。(即便)有期望努力往往也还是不彻底的。是不是彻底努力和有没有期望是没有太多联系的?
我:那要看没有期望是否经常是努力不彻底的原因。(后评:此处好GRE作文啊……)
友:这个有道理。你觉得呢?
我:我觉得吧,人努力不彻底,或者说本应更多但没有尽力,除了懒惰之外,主要原因是坚持不下去,然后就放弃了。
友:我也这么觉得,主要是懒惰吧。但是除了懒惰,所谓坚持不下去其实是发现原本期望的可能变得越来越小于是沮丧便放弃了.
我:但似乎也只能说一个期望能成为一个信念,使人能够容易坚持一点,但是似乎也不一定是必须的。
友:我倒觉得希望其实往往是放弃的直接原因。
我:嗯,也可以这么说,但是这个是对期望的可能性判断带来的沮丧导致的放弃。
友:对。但是这种放弃是理所应当的,也是有益的。因为所期望的结果得不到了就不应该在继续了,要不只会越来越痛苦。
我:对,但是有时得不到的原因并不是不可能得到,而是因为做错了。应该停下来反思,而不应该放弃希望?
友:是的,但是我觉得有一些事情是很难得到的,(或者说)几乎就是不可能得到的。比如改变一个人。
我:但是人还是常常被改变了吧,不过经常是大环境的功劳。
友:这个就像天气,会变化但是难以把握方向。
我:想通过个人努力改变人,还是挺难的,因为刺激太单一,太容易防守或者误解了。
友:而我们同样可以将努力的过程作为追求的目标,一个不懈的向着正确方向努力的过程作为价值的所在。
我:嗯,这个我还是赞同的,不过我关心的不是价值的问题。而是那个正确的方向在哪儿?目标在哪儿?精确地在哪儿?通往理想的测地线在哪儿?
友:这个我也不知道啊;也要承认自己还不知道,因为本来真就不知道。
我:对,我也知道不知道,但是是不可知的吗?而且我总是觉得,存在认识论和方法论上的一种进步,能使得这个道路越来越清晰。并且我还固执而天真地相信,存在一条至少是相对来说对所有人都痛苦少一些的道路。
友:在知道之前我们都是不知道的。在道路被发现之前我们不能确定道路是存在的。
我:是啊,但是价值在于探索道路的过程啊。
友:不过就算是执著的相信也不应该给你带来痛苦啊。价值在于探索道路的过程,这个没有错。
我:思考本身总是痛苦的吧……
友:并且对于美好的东西我们总是要寻找的,并不会因为不确定他一定存在就放弃了探索。
我:嗯,所以痛苦是因为暂时找不到,是吧?还有就是寻找过程中比较累……
友:暂时找不到为什么要痛苦呢……你指的痛苦是什么啊!?
我:好问题!(想了一会儿)(痛苦有)很多种……被不宽容的痛苦,丧失亲密关系的痛苦,孤独的痛苦,孤独还要自己继续坚持寻找的痛苦。
友:思考本身是痛苦的,这个挺好。这样一种在跋涉的痛苦是必要的。后两种应该是不可避免地吧……我觉得。不可避免的是我们生存的状态,不应该算作痛苦,至少是无法改变的痛苦。
我:所有人都有孤独的痛苦吗?我可能缓解别人孤独的痛苦吗?
友:可以吧。(但是)我觉得每个人都是alone(独自一人)的。很多人不觉得,很多人不承认,但其实所有人都是独自一人的。
我:某种意义上是吧,(另外的)某种意义上所有人都不是独自一人的。
友:只有你发掘了属于自己的道路的时候,你才会觉得孤独,因为这条路上没有别人。如果一直蹲在那里应该有很多人陪着……
我:但是,有的时候其实这条路上是有别人的……或者至少旁边路上是有别人的。
友:旁边有,能看见,但人家不能陪你啊。你走得越远越深就越孤独。
我:但至少可以打个招呼一起走一段……
友:这样说来牛逼到极致的人就看不到谁了。
我:但是否可能通过增加自己的视野和打招呼距离呢?
友:会吧,还可能改变你的道路呢。但不会改变你一个人走的事实啊。
我:嗯,但是可以缓解孤独的痛苦:让你能知道,还有很多人都在走,虽然不在一起走,而不是都在蹲着。
友:但是如果只有你一个人在走你就不走了么???
我:走,但是我怕我走不远。人不是走路的机器,会痛苦,这个不好;并且我觉得给自己打封闭不是个好的解决办法。就好像,其实有跟线在后面拉着你一样,很多跟线。
友:能走多远走多远吧。
我:你要走远,在这些线上必须要做文章的。
友:是不是一个人走你都是想(坚持走)。能走多远走多远的吧。
我:我是觉得不能一味这么傻走……
友:是啊!你要是傻走就有很多人陪着了,就不会孤独了。
我:哦,我是说不能“能走多远就走多远”这样的傻走。我(出国读Ph.D.)选校的时候和我(在MSRA的)老板的老板聊天。我说我出去会努力的,他摇摇头说光努力是不够的。自己孤独地傻走,最后自己死哪儿了都没人知道,这是个人英雄主义,这个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友:你想要的结果是什么呢?是哈,我想要的结果又是什么呢……
我:我想要的是共同幸福吧。
友:就是这样,共同幸福……您总想深刻的影响别人,给别人带来幸福……这又是为什么呢?是看到别人幸福你就幸福还是你希望每个人都幸福?
我:不是……我,至少我自己觉得,倒是没想深刻地影响别人。或者至少现在不这么想了……
友:那别人有没有说觉得你总爱影响他们呢?这个事情你自己评价的不算吧……
我:对,我知道,结果经常是这样的。但是至少我的出发点不是这样的。自己的一个与他人无关的幸福,太脆弱,太容易受到批判了。我觉得很多时候我愿意影响别人,(实际)是我在为我自己做辩护。或者说我自己不够相信自己是正确的,很defensive(具有防御性)。
友:那你指的共同幸福是说希望别人因为你而幸福么?还是你希望大家各自都幸福?
我:我希望自己幸福,并且别人可以很容易摸得到,不会误解。他们自己的幸福还是只能他们自己去追求了,但是当他们幸福的时候,我也希望我能摸得到,不会误解。
友:我明白了。这个要求很合理。并且我也觉得这样是好的。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做……
我:嗯,有时由于价值观的形成差异和信息不对称,误解是广泛(存在)的——彼此(双向的误解)都是广泛(存在)的。
友:我以前一贯的论调都是每个人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能够达到大家都幸福的状态。但是这样看来这种观点并不能消除误解。啊呀!你改变了我……
我:呵呵,讨论很愉快嘛~ 我感到不那么孤独了~
友:你在我阵营中的声望提高了。(后注:借鉴于魔兽世界概念,表示好感度增加。)
我:哈哈,外交史上的又一个里程碑。
我:我可以把这个聊天记录整理一下然后发上去吗?
友:发到哪里?你博客?
我:抒写孤独。我也想自己留个底。
友:这个没问题。
我:我发现自己现在脑子已经开始记不住那么多东西了……需要文字帮忙记录一下历史上的各种精神瞬间。
友:嗯。
我:尽管有的时候文字记录还是很无力的。
友:(有的帖子)要不是我当时留了言都不记得我以前看过……
我:嗯,谢谢。另外,改变了你的是你自己,或者说是我们之间的交流。我并没有想改变你的意图,真的。
友:这个我知道……我感谢我们的交流。

See also:

亲密关系与价值逼迫

One thought on “与同学的关于《亲密关系与价值逼迫》的讨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