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

与一切真理不离不弃的距离

有时发现自己的人生就是在偏执,矫枉过正和反思的循环中度过的。正如某人曾经说过,我的最大特点是矛盾。

很小的时候曾经很“入世”,要做好学生和优秀班干部;后来也一度向往“出世”,想要在一个安静的地方独享人生的宁静境界;后来又渐渐“入世”,直到彻底否定五柳先生式的东方个人英雄主义,否定清高和偏执,要为世界实实在在地做点事情;在到今天忽然觉得,如果能愉悦、宽容而幽默地接触现世,同时自己秉持一份优雅而富有底蕴的品味生活,与世界友好接触但又保持一定的距离,实在是有益无害的。不仅称不上逃避,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建设。虽然这种建设的动机常常是因为想逃避,是带有消极色彩的;但是这种建设却是有积极意义的,尤其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一个清净的人总是仿佛一道可遇不可求的清泉一样。

有时自己的痛苦其实常常是因为一种错误的认识与方法,好似一种偏执。这个世界是很多人的世界,有一些使命可能只能由主人公自己来承担。To be aware, to know, to criticize, to help自然很重要,但是还有一些同等重要的:to believe, to trust, to be with. 要认识问题,但是解决问题还需要人民群众的伟大力量。把世间所有痛苦都企图自己一个人来承担,不是英雄和伟大,而是愚蠢和不尊重。以为自己真诚理性正义就可以不需择手段而总能取得成功,大概实在是太幼稚了吧。社会进步缺不了秉持信念的孤独跋涉,也需要人际互动。

自己的人生就是在偏执,矫枉过正和反思的循环中度过的。在荒谬尘世的幸福或许需要站在一个与所有真理都不离不弃的距离;稍一偏离,就是偏执了。